当前位置:九五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的1978小农庄 > 第61章 闺女,送你俩乌龟玩

第61章 闺女,送你俩乌龟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是李栋来了,有一阵子没见着你了。”

    “可不是,有老一阵子了,忙啥呢?”

    “没啥,在山里开了个农庄,这一阵子都捣鼓农庄呢。”李栋把蛇皮袋放在边上,打开鞋柜拿出自己拖鞋换上,走过来,端起茶壶给三位长辈倒了茶,这才在边上坐下来。

    “抽烟。”

    “不抽了,人老了,抽不动。”

    几人都不抽烟,李栋烟放回烟盒里,火机收起来,长辈不抽烟,自己不好抽的。

    “那老高,李栋来了,你们爷俩聊,我和老刘先走了。”

    “这就走啊。”

    高国良站起来送着两人出了门,李栋把蛇皮袋拿过来掏出带过来两瓶古井。

    “爸,给你带两瓶老酒,七五年的古井。”

    “七五年古井?”

    高国良一下激动起来,好家伙,七五年的古井少数上万块一瓶。

    “可别给骗了。”

    “爸,这是我那位同学给我送过来的,没要钱。”

    李栋心说,我倒是想被骗呢,那时候供销社还真没假酒呢。

    高国良小心翼翼拿起古井,越看越觉着没错,真是七五年的古井。上次跟老张几个去古井博物馆参观学的知识全用没一点错处。

    “保存的可真不错。”高国良越看越喜欢,突然一拍额头。“哎呦,你看,我刚还有点事情没和你张叔说,你等会,这个老张急着走干啥,小栋你先坐一会。”

    说话,高国良揣着酒就出门了,追着张叔和刘叔去了,李栋一愣。“啥情况,这么急啊,爸,要不要我过去帮忙啊?”

    “不用,不用,我说一声就回来。”

    高国良连连摆手,一眨眼没了影子,这么着急忙慌啥急事啊。

    张凤琴这边把野鸡,野兔,黄鳝放好,又把野猪肉切好这才出了厨房。一看客厅只剩下李栋一个在那儿喝茶,不说老张和老刘,连着高国良都没影子了。

    “你爸呢?”

    “好像有事情要和张叔说,出去了。”

    张凤琴瞥了一眼桌子只剩下一瓶的古井酒,一下就明白过来,这老头子啊。“这人啊,我去瞅瞅,小栋你先坐啊。”

    边走还边嘀咕,这个臭老头子,狗肚子里藏不住半点香油。

    李栋哭笑不得,自己这个前老丈人还真是有意思啊,刚自己还真以为有啥事情忘记说了,可没一会就反应过来,说事情带啥酒啊。“老小孩,老小孩,真没说错啊。”

    “哈哈哈,两瓶,快进来,带你们好好瞧瞧,长长见识。”

    李栋一哆嗦杯子的茶溅出来不少忙抽纸擦擦,这是又把人拉回来了,哭笑不得,这跟得了好玩具的孩子没啥两样啊。

    最离谱的是不光光高国良,那啥张凤琴也带着刚刚楼下见着几个老姐妹进屋了。

    这是啥么情况,丈母娘不是这性格啊,李栋嘀咕,不过没忘记招呼大家。“王阿姨,张叔,快坐。”

    杯子不够用了,直接上一次杯子,这一屋子全是长辈,李栋倒茶招呼坐忙个不停。

    这下热闹了本来老房子客厅不算大,一下进来七八个人,哪里坐得下啊,不得不搬搬两个凳子过来。

    “刘阿姨,你坐这边。”

    “咦,这咋还有酒啊。”刘阿姨坐下来发现脚边放着一瓶酒。

    “是小栋带的吧,这娃子还给你爸带酒了啊?”几个阿姨,乐滋滋,刚张凤琴说野猪肉分好了。

    “带了两瓶老酒。”李栋站在边上,心说这都快赶上自己第一次上门了。

    “这啥酒,有年头了吧。”王阿姨瞅着这酒,似乎小时候见过啊,这瓶子怪怪的。

    古井那时候酒瓶怎么说呢,现在几乎见不到了。

    “那可不,四十多年了。”边上高国良颇有些小得意。

    “四十多年?”

    “这酒哪来的,小栋挺能耐啊。”

    “我听说老酒挺贵的吧?”

    几个老姐妹惊讶不说,张凤琴同样惊讶。“小栋,你这孩子,你开农庄还没挣几个钱,可不能全给你爸买酒了。”

    “妈,这酒别人送的,我还真买不起。”

    “买不起,两瓶酒?”

    几个老太太小声嘀咕,虽说老酒贵一些,可没到买不起,几百上千的。

    “这酒一瓶现在市场价少说一万五,喜欢的人两万也会买。”高国良听几个小老太太嘀咕,女人啊,啥都不懂,给你们长长见识。

    “一瓶酒一两万块?”

    这都抵得上自己三四个月的退休工资了,这啥啥酒啊,几个老太太惊到了。

    “真这么值钱?”

    张凤琴一听赶紧把酒给夺过来,塞给李栋。“这孩子,你现在做事业,可不能缺钱了,这酒卖了。”

    “这酒给你爸喝太浪费了。”

    高国良苦笑,自己啥时候说喝这酒呢,边上张国栋和刘国昌同样哭笑不得,这好酒谁喝啊,收藏着当宝贝还来不及呢,咋会喝啊,平时几个老伙计凑在一起研究研究,当一爱好,谁家会喝一两万的酒啊,咱可不是有钱人作的。

    “没事,妈,我那朋友送了好几瓶,我给爸带两瓶,前两天还卖了两瓶。”李栋笑说道边把酒递给高国良,高国良忙接过来好孩子啊。“这孩子,回头我给你拿钱。”

    ”爸,说什么话啊。”

    钱肯定不能要的,自己三块五一瓶买的酒,一件衬衫买两瓶,不要太便宜。

    张栋国和刘国昌羡慕坏了,自己咋就没有这么一好女婿呢。

    “让你爸给,要不他拿钱不定买了啥酒被骗了呢。”

    张凤琴哼了一声,自己这女婿,真是没话说,招呼自己几个老姐妹去厨房,切好野猪肉分分。

    几个老姐妹欢天喜地拿着野猪肉回去了,客厅只剩下张栋国和刘国昌两个外人了。

    “老张,老刘,中午留下来吃饭,小栋带了野猪肉,野鸡。”

    “不了,不了。”

    张栋国和刘国昌两人羡慕看着高国良手里两瓶古井啊,好酒啊。本想再研究研究可张凤琴这一招呼,两人不好意思再待着带着点不舍离开了。

    “你啊,抱着酒睡吧。”

    “那也行。”

    高国良乐的没边了,李栋坐在边上有点不安,这是扩大家庭矛盾啊,自己下次看来不能再送酒了。

    “那爸,妈,我去给静怡买个蛋糕去。”

    “她妈给订了,你去拿下。”

    订好的蛋糕单子递给李栋,李栋出门了,先打车去了一趟四儿子店,上次车子送过来维修,这快个把月了。

    “你再不来,我们可要收停车费了。”

    “给你洗好了。”

    “谢谢啊。”

    李栋开着车子,慢悠悠出了四儿子店,还长时间没开车了,还有些手生去着蛋糕店拿了蛋糕,又在边上不远的门诊看了一下腿上的伤口。

    “没事,一点点小伤,吃点消炎药就好。”

    开了点消炎药,不过李栋为了回78年好请假,买了些纱布,回头自己给自己打个纱布,那样一是可以避免伤口突然痊愈问题,再有一个请假容易些。

    门诊这边倒是无所谓,纱布,酒精啥的,平常经常有人买一些家里备着。“这会才十点半,离着中午闺女放学还有一个多小时呢。”

    “先回一趟农庄,山货和果干拿一些,要不佳佳要说话了。”

    开着车子来回不过一个小时,李栋装好山货还摘了些蔬菜,野猪肉被分了一些,李栋索性又割了几斤。

    回到市里,将近十一点四十了,有些迟了,堵了一会车。

    “本来还想去接静怡,这怕来不及了。”

    停靠好车子,李栋提着东西上了楼,开门的是李静怡这小丫头。

    “爸,你可回来了,再不回来,我都准备打电话报警了。”

    “小鬼头瞎说什么啊。”

    李栋蛋糕递给闺女小声问。“你妈,回来了吗?”

    “还没呢,唉,大忙人,没办法啊。”

    李静怡都习惯了,小丫头还有个理想这以后也要当个大忙人。“走,进去吧。”

    “姐夫。”

    “佳佳,这是给你同事带的山货。”

    李栋顺手把装着蘑菇,木耳,野果干,笋干的袋子递给高佳。“啊,妈不是说?”

    “刚我开车回了一趟农庄。”

    “姐夫,没事的,明天送过来也行。”

    “正好这会有时间,明天还有一接待。”李栋说话被闺女给拽到一边了。

    “老李同志过来坐,坦白从宽,说,你那两只天鹅哪里来的?”

    “咦,这是要审查爸爸啊?”

    “我这是给你坦白从宽的机会,老李同志,你要端正态度。”小丫头,真有些担心,前天高兰说了,天鹅二级保护动物之类的话吓到了。

    “这孩子,咋和你爸说话的。”

    “没事,妈,闹着玩呢。”

    李栋笑笑揉揉李静怡波波头。“你啊,不问问你小姨,那天鹅爸爸可没拴着,要是捉回来的,还不早跑了不是。”

    “咦好像是啊,老李同志,我对刚刚对你怀疑表示歉意,我高估了你的能力,低估你的人品。”

    李静怡的话让李栋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你个小鬼丫头,你爸我的能力高着,当然人品肯定没话说。”

    “嗯,爸人品这个。”

    李静怡比划大拇指,讨好的蹭蹭李栋胳膊。“至于能力嘛,这个有待商榷,不过我相信,你是最好的爸爸。”

    “小马屁精。”

    高佳都忍不住捏捏李静怡肉肉小脸,人小鬼大,鬼精灵。

    “小姨,人家脸上肉肉已经够多了,再捏都成年画娃娃了。”

    “那才可爱啊。”

    高佳哈哈哈笑靠在沙发上,这个小鬼丫头在家里,别提多热闹了。

    “别闹,看爸给你准备啥礼物。”

    两只小彩龟装在一个透明盒子里,李栋从口袋里掏出来摆放茶几上。

    “这是……创可贴乌龟?”

    李静怡简直本老爸的礼物给震惊傻了,天啊,爸,你这礼物难怪妈要离婚了,我也要离了,接下来半个小时,我决定了你将会失去你可爱温柔的乖乖能干三好学生文明小标兵的女儿,得到一个小魔女的女儿。

    老李同志看我的挠痒痒神功,哇哈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