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五中文 > 历史军事 > 秦将赵括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被砍下的首级注视着一切

第一百一十九章 被砍下的首级注视着一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李牧大惊失色,这是从哪里来的赵国溃兵?

    这些溃兵看起来,人数很多,也不大像是丧失了战斗力的样子,为什么会这样呢?李牧皱着眉头,急忙下令,让驭者带着他赶往河边,李牧的驭者,是一位御车技术高超的人,这是廉颇介绍给他的,据说曾经担任一位裨将的驭者,这位裨将唤作茄,被秦人俘虏杀害,而这位驭者,在那场战事里因翻车而晕厥,竟是死里逃生。

    他很想要与那位裨将一同死去,可是廉颇不许,廉颇令他亲自向秦人复仇,又将他安排到了李牧这里。

    驭者驾驶戎车,绕了一圈,从几个空缺处迅速钻进士卒之中,急速行驶而过,又从士卒之中钻了出来,来到了岸,李牧认真的观察着远处,溃兵们逃到了水边,有几个人踩着结冰的水,就要朝着自己这里冲来,奈何,水面上的冰并不结实,这几个士卒惨嚎着掉入水内,这让其余的士卒不敢再如此,纷纷无助的站在水对岸,哀求的看着李牧。

    李牧大吼道:“马服君在此!!背水迎敌!!”

    李牧看向了周围几个士卒,士卒们纷纷怒吼了起来,“马服君在此!!马服君在此!!”,声音无比的洪亮,一次比一次巨大,而田约与李牧的士卒,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听的马服君在此的怒吼声,悍不惧死的冲向了凝聚出最后一点勇气的秦国士卒们,秦人纷纷败退。

    “武安君在此!!武安君在此!!”

    秦人也怒吼了起来。

    在水对岸,那些惶恐的士卒们,瞪大了双眼,看着水对岸的男人,他们并不是都认识赵括,看到戎车上的男人,不是事哪里冒出的勇气,有几个都尉急忙拉拢溃兵,背着水,面朝敌人,越来愈多的溃败站在了他们周围,高呼马服君,这让追击而来的秦人有些懵,李牧对着他们打出令旗,而看到令旗的溃兵内的军官,顿时带头朝着追击部队冲了过去。

    秦人因为对方已经溃败的缘故,并没有结阵,故而显得有些混乱,而当这些溃兵冲锋之后,双方直接就混战在了一起,一方高呼着武安君,一方高呼着马服君,血腥的厮杀了起来,这些丢掉了武器的赵国士卒,捡起了石头,甚至是赤手空拳的与秦人混战,李牧并没有想过通过他们来击败敌人,他只是想让这些溃兵拖延住敌人。

    先击溃了这边的秦人,再去收拾对面的。

    只是,在那一刻,李牧看到了那个熟悉的敌人,那个浓眉大眼的家伙,他将骏马从战车里释放了出来,自己死死抱着骏马的脖颈,一手持矛,一路撞飞了无数的士卒,朝着田约的将旗冲了过去,而在他硬生生带着骑士们撞出一条道路,允许战车能够行驶的时候,李牧也有些慌了,此刻的混战,军旅已经有些失控,无法进行有效的指挥。

    田约大概也是看出了威胁,亲兵们急忙簇拥在他的周围,士卒们也是隐约朝着田约周围聚集,秦国的骑士忽然转向,朝着最薄弱的侧翼冲了过去,战车跟随在他的身后,一路杀掉了不少的赵国士卒,他一马当先,愣是带着秦国的战车部队,从赵国的包围之中冲了出来!

    他的骑术非常了得,从一旁的旗手手里迅速接过旗帜,一面秦国的大旗,就这样被他扛了起来,在骏马的飞驰下,黑色的秦旗发出响声,不断的舞动着,秦国士卒们盯着那旗帜,跟随在他的身后,冲出了包围,他便急忙朝着蒙武的方向杀了过去,从蒙武军团的身边狠狠冲进了赵人的侧翼!

    “杀!杀!杀!!”

    秦人士卒们咆哮着,眼里只剩下了那杆漆黑的大旗,当骑士再次从敌人阵中杀出去的时候,两个军团的士卒都跟在了他的身后,战车在两侧奔驰,战车上的士卒还在不断的射杀追击的赵人,李牧面色铁青,若不是混战,没有办法下令,哪里轮到几个骑士可以在阵中随意的冲杀?!

    秦人逃离了战场,赵国的士卒们依旧在追杀。

    李牧打出旗号,令田约部防守,自己却是带着自己的士卒们,急忙绕着路水奔驰而过,他是要去支援对面的溃兵,而看到这一幕的秦人主将,恶狠狠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全力抵抗的溃兵,只能下达撤退的命令,三支秦人军团都飞速的逃离战场,赵人茫然的看着丢下尸体逃离的秦人。

    他们忽然意识到,自己胜利了。

    中牟城墙上,赵国的旗帜迎风飘扬。

    廉颇站在城门口,而很多赵人却是跪在了他的面前,他们被剥夺了衣,双手反绑,在这样寒冷的季节里,这些可怜的人几乎是要被冻晕了过去,这些人数量不少,足足有几十人,赵国士卒们站在他们的身后,手里的长矛指着他们,眼神无比的寒冷,廉颇皱着眉头,看着他们,他来到了一个老人的面前。

    “涑,您也是赵国公室,深受上君的信任,怎么能做出通敌的事情呢?”,廉颇愤怒的质问道。

    老人缓缓抬起头来,看着廉颇,他笑了起来,说道:“我若是不开城门迎接秦人您如今在中牟就看不到活人了。”,老人转过头,看了自己身后的众人,方才又问道:“这是我下达的命令,他们只是无奈的执行,能否放过他们呢?”,廉颇看着他,摇了摇头,说道:“通敌叛君,死罪。”

    那些跪在老者身后的众人都哭嚎了起来,纷纷请求廉颇宽恕。

    “守城是死开城也是死”,老人颤颤巍巍的说着。

    他忽然抬起头来,盯着廉颇,若有所思的说道:“不过,开城只死几十个,能活很多”

    廉颇迟疑了许久,方才转过身来,左手做出了一个砍的动作来,站在他们身后的士卒们,猛地就将自己的武器刺进了这些人的后背,他们倒在了这被寒冷所冻住的土地上,从他们身上流出的炽热的血液,也没有办法来浇灭一点点的寒冷,老者是最后被杀死的,他惊惧的倒在了地面上,嘴微微张合,似乎是在说着什么。

    渐渐的,他也不动了。

    天气反而更加寒冷。

    处死了这些通敌的贼人们,廉颇方才走进了城守府,士卒们则是还在清理战场,坐在府邸内,廉颇拿起了赵括所送来的书信,在路城方面,秦赵已经交手,还不知道结果,不过,他们的推测是错误的,白起并没有完全退出赵地,甚至,可能他就在赵地,而没有去袭击魏国的援军。

    他是将赵国当成了第一目标。

    廉颇认真的分析着赵括所送来的战报,他至今还是没有明白,白起到底是在想什么,不过,白起竟然出现在了路城方向,那就说明,他还是想要攻破邯郸,赵括目前将大军上移,着力盯着路城,这南部看来就只能由自己来接手了,这样也好,只要赵括能将敌人的大军牵扯在路城周围,自己就能趁机打通与魏军的联系了。

    “将军。”,忽然有武士走了进来,看着面前的廉颇。

    “已经砍下了他们的首级,是否要送到各地,恐吓各地的叛贼,让他们不敢再通敌判君?”

    廉颇闭上了双眼,他摇了摇头,面色悲痛。

    “好生安葬罢。”

    而在街道上,百姓们也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看着那些被杀死的赵国士卒们,咧嘴笑着,指着他们的尸体谩骂着,这些奸贼,小人,外敌当前,不想着去抵抗,竟还打开城门让敌人进来,廉颇将军杀得好啊,不然,迟早也会死在我们的手里!

    老者那被切断的头颅,被丢弃在地面上,茫然的看着这些因自己的恩泽而活下去的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