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五中文 > 恐怖小说 > 锦乡里 > 第135章 一点即透的胡公子

第135章 一点即透的胡公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陆瞻一骨碌爬起来

    先前他在晋王妃面前的退缩其实是有原因的,旁人为着父母之命带来的不自由而烦恼,但他如今却在父母面前连提都不敢提自己的内心,因为他只要稍微表露出点不同来,敏锐的晋王妃肯定会以此为据去行事,那么她会对宋湘怎么样他还不知道呢

    这一世可没有什么恩情之下的赐婚圣旨,当然这个他也不敢想,到时候万一影响到宋湘或者宋家,他怎么收场

    他不能让宋湘再度屈服于权势之下不管是什么样的屈服,如果他不能守住她,那最起码也得让她拥有一定程度上的自由。

    他守住她自由了,她这边又岂能草率地接受和另一个男人再婚当然不能

    毕竟有他这个前车之鉴在这里,她应该加倍小心谨慎,免得再重蹈覆辙不是吗这要是再嫁错了人,谁知道还有没有重生的机会到时候她该找谁哭去

    哪怕就是站在孩子的角度孩子们要还在,他们肯定也不会希望她这么草率给他们找后爹吧

    后爹两个字浮上脑海,陆瞻又忍不住捂住了胸口:太扎心了,这两个字

    所幸还有个现成的谢家

    谢家是胡俨前世的岳家,他们两家婚事能成,必然是有原因的。这事他和宋湘都已经安排上了,胡夫人来这一趟又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老话说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只要他和宋湘联手把胡俨和谢家小姐送作堆,胡家这边就再也构不成任何威胁了

    想到这里他又把刚刚躺上床的重华叫到了房里:“明早去叮嘱一声小侯爷,请他务必把谢公子请到再告诉他,我想做个媒,谢家有位小姐,跟胡公子很是登对,让他到时候多配合我些。当然,这件事不要外传。”

    重华嘴巴大张,随后试探道:“世子想釜底抽薪”

    陆瞻合上他嘴巴,深深望着他道:“胡公子是我的挚友,我这是为他的终生着想。”

    说完他又斜眼:“有话本子吗”

    陆瞻看了半宿话本子,翌日早起先去衙门。

    他已经决定,今日先促成胡俨与谢公子的结识,然后再尽快找机会撮合胡俨与谢小姐的“偶遇”,胡俨心无所属,瞧他对宋湘会种田都能眼冒着绿光,见到走南闯北过的谢小姐,那还能不上钩

    胡夫人虽然强势,胡潇总算是开明的人,只要他们双方看对眼,胡谢两家门当户对,胡潇总会支持的

    陆瞻料想这事儿不会有什么岔子。

    恰巧,这边厢胡夫人也是这么想的

    晋王妃向来是个骄傲人,不肯吃亏的,眼下虽没有明白话出来,不表示未来什么时候就没有,她得争取时间。

    胡俨收到陆瞻传话,说是翌日就能见到谢公子,高兴得整理起了他的文稿。

    胡夫人听说宋姑娘的弟弟也会去,立刻就直起了腰

    “一般姑娘家看重家世外貌,像宋姑娘这样的姑娘,多半注重细节。你既然还邀请了宋姑娘的弟弟,那你就定要早些去接人家。”

    胡俨不解:“为何要早些适时去不就成了吗”

    “你要是去晚了,被陆世子接走了怎么办”

    胡俨悟了:“我去接濂哥儿,就体现了我的重视。”既然宋姑娘是个万里挑一的妻子人选,那他当然要尊重她的弟弟。“我这就先把人接到府里来,他姐姐管他很紧,想必也很少出门玩耍,到了午前我再同他往酒楼去”

    “聪明”胡夫人很满意他的一点即透,“记得跟宋姑娘好好打声招呼,顺道问问她,上次我给她的针线谱,她看了感觉如何有没有什么难度不管有没有,你都可以借机邀请她到家里来找我叙叙。”

    又道:“好好表现,千万别输给了世子”

    胡俨应承下来,然后就上了药所。

    晋王妃因为陆瞻昨日的嘴硬脸沉了一晚上。

    上晌也没有出府,也没见客,端着碗在碗池边喂鱼的时候,只见延昭宫的太监景旺匆匆地朝马厩走去。便示意素馨把他传过来,问:“世子在府”

    “回王妃的话,世子在衙门。不过今日世子替胡公子组了个局,回头要出去,小的前去备车。”

    晋王妃就想起昨日陆瞻也说过这事。又想到:“这么热的天,他不驾马,却要乘车”

    景旺支吾了一下,回道:“世子回头还要去接宋家的小公子。”

    “宋家的小公子”晋王妃顿住了,“他们两个人的局,还要加上宋家的子弟”

    景旺颌首。

    晋王妃深吸气,将鱼食盆给放在栏杆上。

    景旺退走之后她向英娘道:“听听,还嘴硬说没什么不寻常呢若是寻常,何以还要带上人家的弟弟”

    英娘想了下,颌首道:“世子不承认,想来只能是因为情形不明朗了。”

    “这有什么不明朗的要么看上,要么看不上还用斟酌么”

    英娘微凝声,说道:“据说这宋姑娘很是安于自己的身份,并不爱慕虚荣,前往药所的这诸多主顾里不乏官眷,她虽热情,却也始终保持一定距离。

    “或许,正是因为家世悬殊,所以人家姑娘不敢涉及权贵上层,因而不曾给世子机会也说不定。”

    晋王妃看了眼她,抿唇不语了。

    再拈了两颗鱼食进水里,她说道:“去看看胡夫人那边今日有什么动静”

    陆瞻熬到下衙,回府更了衣裳车驾,便就到药所来接宋濂。

    因为前世那层郎舅的关系,陆瞻不能不对宋濂上点心,因此昨日与宋湘讨价还价时说的替他请老师的事,他是认真的。

    宋家如今的窘境就在于宋裕的早逝,把宋濂培养成才是宋湘的愿望,也是他们宋家能够重立门户的希望,这事马虎不得。

    长公主一心让萧臻山读出功名,在求师这方面他们了解甚多,回头酒席上,正好可以跟萧臻山探讨下这个事情。

    他到了药所,一眼就看到了倚在柜台后翻书的宋湘。她低着头,鬓边一缕长发散落在台面上,打出一个优雅恬淡的圈儿。

    时辰还早,不着急接人。陆瞻摆手示意迎上来招呼的阿顺他们不必忙乎,走过去清了下嗓子:“看什么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