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五中文 > 玄幻小说 > 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 第四章 世间冷眼,与我何干

第四章 世间冷眼,与我何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罗鸿这一次挑选护卫,首要的一点是凶,要能够吓人,这样才能将他的反派贵公子的气质,彻底的衬托出来。

    当然,选护卫的目的也是为了保护自己,罗鸿如今尚未修行,手无缚鸡之力,一不小心可能会被打死,唯一拥有的能力,便是钞能力,而这能力,可能会产生调戏不成反被调戏的尴尬。

    刚出府邸,便遇到了一位身着青色儒衫的消瘦中年人。

    “公子,这是要去何处?”

    青色儒衫的中年人蹙眉,看着罗鸿带着两位凶神恶煞的护卫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有些疑惑。

    “陈叔。”

    罗鸿看到这中年人,微微一愣,在本主的记忆里,对于这中年人十分的敬畏。

    陈天玄,罗府管家,来历神秘,能力出众,与失踪的地主老爹关系匪浅。

    而在地主老爹消失的这段日子里,也正是陈管家的存在,使得罗家的产业维持着平衡,井井有条,蒸蒸日上。

    陈管家看着罗鸿,叹了一口气:“我听说公子在鸡山村出了事,特意赶去了一趟,没想到公子已经回来。”

    “如今世道不太平,城外马匪横行,更听闻有妖邪之物流窜于安平县附近,京城派来的使者正在追查,公子要多加小心,安平县外的几个村子的租金暂时不要去收了。”

    罗鸿闻言,沉默了一会儿。

    心中喟然一叹,提醒晚了点,本主已经被马匪给弄死了。

    “陈叔,世间真有妖邪?”

    罗鸿转移话题,好奇问道。

    陈管家面色不苟,甚至平添了几分严肃:“公子,这世界上有很多凡人无法接触到的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老爷失踪前,让陈某好生照顾公子,陈某定然会尽职尽责。”

    罗鸿闻言,拱手躬身:“多谢陈叔。”

    “去吧,记住,莫要出城。”

    陈管家摆了摆手,冷肃的眼眸瞥了两位守卫一眼,“保护好公子。”

    两位凶神恶煞的守卫,心中一凛,立刻站的笔直。

    罗鸿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带着守卫,直接离开了府邸,消失在了街道转角处。

    陈管家一席青衫伫立在门前石梯。

    他目视着罗鸿消失的背影,抬起手,掐指,连捏印记。

    周身有股无形的气流涌动而起,吹动身上青衫飘摇,许久之后,方是散去。

    “古怪,公子身上死气萦绕,难道邪异缠身,可看公子印堂发亮,精足满溢,又不像遭受邪异。”

    “罢了罢了,诸般万象,只求平安便好。”

    拂袖,转身。

    陈管家不再掐指,背负着手,踏入了府邸中。

    ……

    罗鸿与陈管家分开之后,心绪有几分浮沉。

    安平县周围有妖邪流窜,那人皮册子……会不会就是妖邪之物所留?

    不过,看着不像,根据民间对于妖邪之物的说法,一旦妖邪缠身,必定会精气神流失,才对。

    罗鸿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不管怎么说,这人皮册子是他罗鸿唯一踏上修行之路的机会,也是唯一变强大的机会,他不会轻易舍弃。

    而现在,罗鸿打算认真的对待接下来的反派行为,这也是他对人皮册子的一次测试,看看那奖励池中的奖励是否真的能够拿到手。

    第一次调戏良家妇女,罗鸿内心有几分忐忑。

    罗鸿喊住了两位凶神恶煞的守卫。

    “公子有何吩咐?”

    脸上有道疤的守卫,有些疑惑的看向罗鸿。

    “咳咳……”罗鸿轻咳了一声,整了整衣衫,看着两位护卫面色逐渐严肃。

    “等会你们听本公子的吩咐行事。”

    “到了那豆花铺,一定要表现的很凶狠,越狰狞越好。”

    “还有,记得一定要踢翻桌椅,翻了就好,别踢坏了,踢完桌椅后,你们二人便将那老板娘前后包围住,用身子挡住,别让她跑了,跑了扣你们工钱,如果你们脸上还能加点不做作的笑,那就更好了。”

    罗鸿道。

    “公子……你这是要作甚?”

    脸上有刀疤的守卫闷声问道。

    “自然是要调戏她,本公子看上了豆花铺的老板娘。”罗鸿身上披着长衫,面不改色,道:“本公子让你们做什么就做什么,问那么多作甚?!”

    守卫们神色皆是一变。

    传闻罗鸿公子,儒雅随和,温文尔雅,乐善好施,不好女色……

    原来……都是假的?!

    两位守卫对视了一眼,没有说什么。

    他们是罗家的守卫,签订了契约,罗家给他们支付薪酬,罗鸿是他们的金主,最重要的是,他们得到了陈管家的命令,要听命罗鸿,保护罗鸿。

    虽然明知道罗鸿干的是不当人的勾当,但是……他们仍唯有硬着头皮继续干。

    两位守卫没有多说。

    只不过,看向罗鸿的眼神少了尊敬,多了几许隐晦的不屑。

    原来所谓的儒雅随和罗鸿公子,却也不过是欺世盗名之辈,臭不要脸的伪君子。

    调戏良家妇女……

    呵,辣鸡。

    罗鸿自然也发觉了守卫们神色间的变化,他深吸一口气,面不改色。

    既然选择了做反派,那自然要有身为反派的觉悟。

    世间冷眼,与我何干!

    ……

    姚静有些瑟瑟发抖的缩在一旁,两根纤细白嫩的手指绞在一起,心中不安。

    远处,一位白衫书生坐在椅子上,一边吃着豆花,喝着自带的米酒,一边犹如饿狼一般打量着她。

    赤果果的侵略目光,让姚静浑身不自在。

    姚静认出了此人,正是她所租的院子正对面的邻里,听闻是熟读圣贤书的秀才,正在为今年的秋闱而努力。

    上次这书生来借水,姚静粗心大意没有在脸上抹黑炭和黄泥就开门了,真容被这书生给瞧见。

    这也是姚静家道中落,从京城流亡到这安平县,第一次暴露真颜。

    娘亲临死前,让她一定不能暴露真容,否则会有祸端……所以姚静一直坚持着,隐姓埋名,努力扮丑。

    可未曾想,依旧出了变故。

    贾思道喝着米酒,吃着豆花,感觉浑身都在燥热。

    他时不时望向那怯生生的躲在一边的姚静,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那让他毕生难忘的一幕……

    老旧的木门徐徐打开,门后美人如画。

    青丝垂落,水滴晕染,肌肤吹弹可破,五官精致到无可挑剔,眉眼如丝,丰腴有致的娇躯,似是一波秋水荡漾我心。

    如此佳人,人间难遇!

    这是贾思道见过的最美的女人,哪怕是安平县第一勾栏“青花楼”的花魁,与之相比,都黯然失色许多。

    想到姚静的容颜,贾思道内心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

    这样的女人,定要占据,甚至这样的女人能够成为他打通关系的关键,未来平步青云不在话下。

    一念及此,他忍不住了!

    咚!

    一口饮尽米酒,重重的将瓷碗砸在了桌子上。

    酒壮人胆,贾思道身躯摇摇晃晃的站起身,眼眸如饿狼一般盯着姚静,几步便来到了姚静面前。

    姚静那隐藏在黑炭和黄泥下的面容陡然煞白。

    “你……你……光天化日,别乱来,我……我会报官的!”姚静的声音颤动,夹带上了哭腔。

    而她这柔弱的声线,更是刺激到了贾思道的狼心。

    贾思道咧嘴一笑,喷吐酒气,抬起手,便拽住了姚静的手。

    感觉到佳人柔荑的滑腻……

    贾思道内心越发的火热。

    这样的懦弱女人,很好掌控。

    “报官?安平县县老太爷与小生也是相熟,县衙主簿是我叔……小娘子生得如此美貌,又没背景,报官……只会更惨。”

    “不如从了小生。”

    有酒壮胆,贾思道说话也愈发的放肆,在行事之前,他也是调查过姚静的背景。

    姚静正是没背景,他贾思道才敢做这强迫之事。

    姚静嘴唇泛白,眼眸中满是绝望。

    娘说的没错,读书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贾思道内心火热,虽然姚静脸上抹着黑炭和黄泥,遮掩了容颜,但是见识过对方的真颜,这般遮瑕,反而催生莫名情绪,得不到的方最骚动,若隐若现才最诱人!

    忽然!

    有嘈杂的脚步声响起。

    咚的一声响,那是长椅被踢飞砸落地上的声音。

    桌子也被掀翻,瓷碗落地,碎的四分五裂。

    贾思道和姚静皆是被吓了一跳,扭头看去,便看到两位身材魁梧凶神恶煞的守卫,冷酷无比的踢翻桌椅。

    在两位守卫之后,有一位披着飞扬白色长衫的青年冷着脸,满脸阴沉,徐徐而出。

    罗鸿有些郁闷。

    淦!

    万万没想到。

    调戏妇女……都特么有人插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