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五中文 > 仙侠小说 > 十修 > 第一卷 东临民学府 第五十四章 利益

第一卷 东临民学府 第五十四章 利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百草庄里,茶香弥漫,白发老者慢悠悠地品茗,旁边,坐着古灵精怪的少女和英气逼人的中年人。

    “爷爷,为什么咱们没让那小孩儿拜入庄里呀?”

    说话的,正是今天那位初次主持百丹会,便深得好评的美丽少女,姜莎。

    旁边那英气逼人的中年人,举手投足之间,给人一种深不见底的感觉。看向老者的时候,满是恭敬,而看向少女时,眼里充满了慈爱。

    白发老者喝了一口茶,闭上了眼睛,晃悠着脑袋,呼出一口气,甚是享受的样子,缓缓开口说道:“这种事情,还是要讲究机缘的。那孩子的师父,对这孩子期待也是颇高,也从咱们这里换了一粒六阳丹去。若是他们都有此意,我们断不会拒绝,但人各有志,我们也没必要上赶着。”

    姜莎撇着嘴,样子甚是可爱,不说话,显然是对这个答案还不够满意。

    白发老者对这聪明的孙女也是又疼爱又头疼,又说道:“从天行宗手里救下了这个孩子,我们也算是仁至义尽,天底下事情那么多,哪里桩桩件件都管得过来。每个宗门都有自己的使命,咱们百草庄,能用心将擅长的医术、毒术、丹道和命道发扬光大,也就有了安身立命之本,也算对得起天下人。但这几样,都不像是那孩子有兴趣的,总不能让那孩子将来做百草卫吧?再有,他就算是想做,怕也没那个天赋了。”

    姜莎歪着脑袋,说道:“李夫子如此高看这个孩子,想必也有过人之处。再加上他用了咱们的六阳丹,都不能算个好苗子么?”

    白发老者笑道:“毕竟太小了,就算是个好苗子,也得看看将来会不会长歪,或者会不会遇上什么天灾人祸。再等个两三年,也没什么不妥。这会儿也还是读书明理的年纪,就算到了百草庄,也还是送去学府好一些。”

    也不知道姜莎呆呆地在看着什么,翘着二郎腿,纤细的小腿晃晃悠悠。

    犹豫了一下,白发老者还是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那天我也查探了一下,这孩子除了气运折损这个隐患以外,还有一个隐患,就是他身上的家族遗传的先天性心疾。若是病发,虽不致命,但对武道却有极大的阻碍,这孩子,修武道,应该是难有大成了。看他目前的修为,肯定也是下了功夫的,到那时方觉得功亏一篑,还指不定滋生什么心魔,怨天尤人起来,谁都没办法。你想想,将来你想面对一个一天到晚愁眉苦脸、意志消沉的小师弟么?”

    姜莎手托着下巴,好奇道:“咱们也治不好么?”

    白发老者道:“说是先天性心疾,其实也不算个病,当然也就谈不上如何治疗了。这先天性心疾,乃是家族遗传,倒不是每个人都必定病发,但如果发病了,那就是跟一辈子的。这心疾体现在脉搏时而一息三四至,但又时而一息一两至,也就是心气虚弱,心脏跳动缓慢,导致运血无力,便会不时有周身乏力、气短、困倦等感觉,严重的甚至只能卧床不起。而这症状又是时好时坏,颇受情绪影响,对身体却又不算什么大的损伤,习惯了也就没什么了。而且,因为其心脏跳动得如此缓慢,寿命还比一般人长些。”

    姜莎摇了摇头,蹙眉道:“还真是个倒霉的孩子。”

    想了想,抬起头看着那老者,笑道:“爷爷,这才是您不要那孩子的理由吧。”

    差点被茶水呛到,白发老者咳嗽了两声。

    中年男子轻声斥责道:“莎莎,怎么这么没大没小的。”

    白发老者笑道:“这还不是你们生出来的丫头,这么机灵直爽。”

    中年男子露出笑容,脸上还有两个酒窝,像个小孩。

    入夜,酒家镇的李家客栈里,气氛显得有些压抑,刚才来了个客人,虽然店小二说已经有客人包下了客栈,这人却说坐坐便走,径直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了,还要了几个小菜和一壶解忧酒。

    店小二看向包下客栈的客人们,也没见他们说什么,只是盯着这个白衣中年,看来像是认识的,也算是默许,便也识趣地下去张罗了。

    三桌人,一张大桌子围坐着十几个天行宗的黑衣人,还有一张桌子边上,坐了陈履谦、唐春山、胡少卿和封智念,而李啸则坐在靠近他们的地方。

    不多时,李啸的桌子上,摆上了一壶酒,一个小小的酒杯,还有几个小菜。

    “明人不说暗话,李啸,你什么意思 ?”胡少卿终究是忍不住,问道。

    李啸冷哼一声,道:“好一个明人不说暗话,我什么意思,难道你们不是在等我吗?”

    胡少卿冷笑一声,道:“你胆子倒是不小,来这里挑衅,真不怕我们让你没脸活下去?”

    李啸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道:“你们抓了我徒弟,送到百草庄来,这事儿已经发生了,我也就不打算追问了。但是,直至如今,你们还千方百计地盯着我们,是打算做什么呢?”

    陈履谦也是倒了杯酒,对掌柜的说道:“时候不早了,掌柜的,你和店小二去歇着吧,酒我们自己拿。不该听的,你们就别听了。”

    掌柜的也识时务,道了一声“好”,便招呼了小二,一齐朝楼上走去。

    陈履谦看掌柜的上了楼,这才用不大的声音说道:“不过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李啸深吸了一口气,看向了唐春山,说道:“这是你的徒弟吧,听说,是个灵命双修的修行天才。”

    唐春山面无表情,道了一声:“不敢当。”

    李啸冷笑一声,道:“敢做不敢当么?”

    唐春山一时语塞。

    陈履谦笑道:“有什么不敢当的?”

    李啸瞪着陈履谦,道:“若是为了钱财,我想问问,钱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

    胡少卿刚张口说了一个“你”字,陈履谦的手便拍在了桌子上,“啪”的一声,吓得胡少卿顿时闭了嘴。

    陈履谦又看向李啸,说道:“钱能解决的问题自然不少,但是,我也说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这忠字,也是相当要紧的。”

    李啸也不看陈履谦,自斟自饮,仿佛很是惋惜,“看来,你们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陈履谦老脸上露出难看得要死的微笑,仿佛在说:“你奈我何?”

    李啸确实无奈,自顾自地说道:“想来,陈二就是死在了又要脸面,又要钱财的老父亲手里。”

    这句话一说,顿时十几个黑衣人都站起了身,唐春山、胡少卿、封智念亦是脸色大变,满脸凶光地盯着李啸,只有陈履谦,若无其事的样子。

    见此,其他人也缓缓坐了下来。

    李啸接着说道:“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你的指使陈二去做的吧?”

    陈履谦淡淡一笑,道:“若是我指使的,事情会做得干净一些。这笔买卖,早也完成了,又怎会节外生枝?”

    李啸不置可否,问道:“买家是谁?”

    陈履谦笑道:“这个问题很蠢,你觉得我会告诉你么?我只能告诉你,这笔买卖,我们肯定会完成,也算为我儿子,了了一桩遗愿。”

    李啸没露出什么异样的情绪。

    陈履谦继续笑着说道:“不怕告诉你,买家是我替陈二找的,而且找得极好,对方开的价格很公道。虽然东西最终没了,但是也能靠那小子交差。”

    李啸摇着头,叹道:“想起你那天在百草庄磕头求饶的样子,再看看你现在这副嘴脸,真是令人作呕。你就一点都不担心,百草庄再给你们下一次生死帖么?”

    陈履谦哈哈大笑,说道:“百草庄?哈哈,年轻人,你还是太年轻啊。每个人做事,都有他的出发点,了解了他们的欲望,办起事情来,自然就好掌握分寸。你以为姜隐那老鬼,真是什么义薄云天的人物?可笑,无非也就是个为了撑起个门户,玩弄些手段的人而已。给天行宗下生死帖,不过是下给宗门里面和林家交好的那些人看的,只是为了不凉了人心而已。我们把那小娃带去,也算是给了他们一个很好的台阶下。像他们那样尽享荣华富贵的宗门,哪里管得了那么多?真和天行宗斗得你死我活,对他们来说又有多少好处?他们是看利益,看长远的人,从这一点上来讲,老夫我和姜隐,倒是没什么不同。”

    说完,陈履谦看着唐春山,仿佛刚才这些话,也是在教导他。

    李啸冷笑道:“好一个看长远,利欲熏心,玩火自焚,也能叫长远?”

    陈履谦笑道:“富贵险中求嘛,现在这个世道,比不得当年了。但人心还是一样的,手段也只是低调些。但若是当真做个死心眼的老实人,下场,也就和你们师徒俩差不多。”

    看着对方如此明目张胆的姿态,李啸心里很清楚,对方就是要激怒自己,只要自己敢动手,就像他们方才说的,会让自己没脸活下去,他们现在还在废话连篇,也只是因为摸不清楚自己的实力而已。

    原本还妄想能否通过那已经用过两次的命经,来暂时保住独孤涅的性命,但没想到对方态度竟然如此坚决,看来,真正想要抹杀独孤涅的人,天行宗也不愿意轻易得罪。

    这么一想,就算解决了陈履谦,独孤涅也很难太平。

    李啸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办法,只能瞪着陈履谦,冷笑着说道:“那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能给我们师徒俩什么样的下场!”

    陈履谦这时却不再说话,只是看着李啸。

    李啸动起了筷子,吃起菜来。

    “别假装镇定了!”陈履谦突然开口道,“既然来了,不如露两手,要是你能赢得了我们,那孩子,我们自然就不再打他的主意了。”

    李啸却不说话,继续吃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