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五中文 > 恐怖小说 > 诸天十界 > 第五十五章 上界来人

第五十五章 上界来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罗天也不没再多说,按照以往那般在偏僻处脱下黑袍,没有选择穿上一身扎眼的金袍,而是换成了一身长衫,对着洞府走去。

    回到第一峰途中,偶尔遇到一些外门弟子,罗天能够察觉到,这些人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又多出了一分愤怒与一分黯然,显然,是王胖子那个什么天王帮所带来的影响,已经在宗门中传播开来。

    对此,罗天也只能装傻充愣,视而不见,径直朝着自己的洞府慢慢踱去,在经过一处转角,一位蓝裙少女却是迎面撞了过来,好在罗天停步及时,不然免不了撞在一起的尴尬。

    “是……是你?”蓝裙少女退后了一步,抬起头来,略显青涩的美艳脸庞,却是蕴含着一抹淡淡的妩媚,让得少女比别的同龄女孩多出了几分难以言明的魅力。

    这位此时脸庞布满着喜悦的少女,正是罗天与之有过一面之缘的宋言秋。

    目光在宋言秋那张漂亮脸蛋儿上微微扫了扫,罗天摸了摸鼻子,淡然说道:“好巧啊。”

    听着这有些生疏的招呼声,宋言秋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与一丝黯然,嘟了嘟嘴,没好气的说道:“这么长时间没见,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还说点好听的……咱俩很熟吗?”略微一怔,罗天摸了摸鼻子:“没啥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说完,随意的摆了摆手,便是转身对着山道的洞府行去。

    一双美眸看着罗天远去的背影,宋言秋忽然鼓足勇气问道:“师兄,上次的事情谢谢你了,还有,你叫什么名字啊?”

    “举手之劳而已。”少年双手负后,慢吞吞的逐渐远去,轻飘飘的说道:“我叫罗天,修罗的罗,苍天的天。”

    听着罗天这话,宋言秋那红润的小嘴缓缓张开,伸出手指满脸惊骇,呆愣片刻之后,站在原地望看着罗天消失在视线之外,这才有些神情复杂的轻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去。

    时间就在这般宁静的生活中缓缓流逝,夏去秋来,整个破山宗被染上了一层苍凉的青黄色,只是如今的气温照比炎夏,却不降反升,天空悠悠鹤鸣并无什么清凉幽静之感,反而让人心中平添了几分躁意。

    破山宗的弟子们晨起后,便会觉得全身几乎都被浓度极高的汗液沾满,略一梳洗,出门后又是一阵汗水涌出,一日之中,直让人觉得浑身上下无比粘稠,极为难受。

    第三峰中守门的杂役弟子们,在烈日下强打着精神,百无聊赖,只能掰着手指玩着一二三四的游戏,偶尔看着天空中飘过的孤云野鹤,才能勉强打起两分精神。

    其余的外门内门弟子,却没有福气享受这清闲日子,如往常一般,要么深入十万大山,采摘草药捕杀玄兽,要么进入公开区厮杀搏斗,买卖玄丹草药,或是往返于玄技阁宝阁内外,看能不能天降恒福,捞取一些油水。

    对于破山宗的所有人来说,这般焦金流石的天气,与往常相比似乎并没有太大区别。

    此时的破山宗人,包括数位长老与夏千崇,都没有想到,突如其来的这场风波,竟以一种谁也没有料想到的方式,轰隆隆地如天雷卷过,将破山宗所有的人,所有的土地,所有的尊严,尽数席卷,摧枯拉朽般的焚巢荡穴。

    夸嚓一声,大风毫无先兆地从破山宗宽阔的山道,密集的洞府山林间升起。风势来得太过突然,将那些在公开区互相厮杀售卖的弟子尽数吹散,吹的满山尘土倒卷,吹的那外门宝阁迎风招展的大幡再也附着不住,啪嗒一声落到了地上。

    坐在草屋栏边的杂役们好奇地探头往外望去,心里直纳闷,这已经闷了三月的天,难道终于要落下一场秋雨了?

    然后,天地瞬间轰鸣,万丈霞光刹那向外猛烈的扩散,使得百万里高的天空一片赤红,其内七彩缭绕,天地异相突显。

    与此同时,更是在这百万里的天空上,赫然出现了两个金紫色字迹,无论是谁,哪怕是双眼浑浊的皓首老翁,都能看的清楚无比,让人一眼就可以认出,那是……

    无极!

    云层不停地绞动翻滚,如无数条巨龙正在空中翻身腾挪,时有云丝扯出,看上去十分恐怖。

    几乎在这天地异相出现在破山宗上空的一瞬间,整个宗门内所有弟子一个个都神色震撼,呆愣的看着天空,脑海嗡鸣不止,眼中不由自主露出茫然之意,这一幕天地变化,让他们无法理解。

    这到底是什么?

    大长老本在闭关,感受到天空中的浩荡气息之后,猛的抬头,在看清这一幕后,整个人都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双眼露出强烈的无法置信,但紧接着他就面色蓦然一变,不知想起了什么,更有强烈的惊恐,立刻起身一晃之下,身形出现在了数里外的第一峰大殿之内。

    与此同时,大长老的身形刚刚出现,夏千崇就面色彻底大变,颤抖着走出,抬头看向天空时,面色苍白,身子踉跄的退后几步,脸色难看至极。

    “这是……”大长老凝神一看,眼中露出惊恐。

    “无……无极上界……神迹降临……”夏千崇哆嗦着嘴唇,就连衣袖都在止不住的颤抖。

    几乎在夏千崇话语落下的刹那,天空中立刻长虹呼啸,阵阵似要划破天际的尖锐声音骤然而起,与此同时可以清楚的看到十万大山上的穹顶天幕,蓦然现出两道身影,那是两道金色的身影,似是被一股无上至尊之意包裹,此刻降临破山宗,如阴云压顶。

    “荒鬼!”一声低喝从天空中一道金色人影口中传出,转瞬间化为了滚滚天雷,刹那间爆开,让破山宗的无数阁楼立刻碎裂成渣滓,让数以百计的外门弟子一个个喷出鲜血,神色恐惧。

    “无极宗好大的威风!”一道血红雾气突显,一位黑袍人站在第一峰峰顶,冷哼一声,声音如惊雷炸地,顿时将那人的声音尽数压下,右手抬起一挥之下,便是一道拳风扶摇而上,仿佛化作一张无形大口要将那两道金色身影尽数吞噬,却在其身前丈于之际,缓缓消散。

    “哼!一个身已消神快散的孤魂野鬼而已,还敢在本座面前大放厥词!此前你的出手,不合规矩,需要对本座有个交代!”位居前列的金色人影语气虽淡,可却饱含着咄咄逼人之意。

    此时此刻,整个破山宗陷入到了诡谲的死寂,如山般的死亡阴影瞬间笼罩在所有宗门弟子心间,第一峰内,急忙走出洞府的罗天,同样也看到了天空中的两道金色身影,也感受到了其上附着的无上之意,似乎只要抬手就可将自己灭杀的恐怖修为。

    第一峰峰顶之上,黑袍人厄自沉默着,抬头看着天空的两人,许久之后叹了口气,缓缓道出两字。

    “条件。”

    “束手就擒,散开大阵,不得抵抗,让本座带走一人,这就是条件。不然的话,就不要怪本座不念往日情面,出手灭杀你这苟延残喘的一缕魂魄。”金色身影声音中的杀机毫不掩饰,沉声开口,声音轰如雷鸣。

    “出手灭杀我这一缕魂魄……”黑袍人影忽然笑了,他笑声越来越大,传遍整个破山宗,传遍整个十万大山,回荡在天地,随后他缓缓回首,看到了宗主夏千崇与大长老眼中的决绝死意,看到了无数弟子七窍流血的凄惨,更看到了在这两位金色身影浩浩天威之下,那些弟子眼中的绝望与无助。

    “好,既然如此……今日破山宗彻底解散!众弟子听令,今日破山宗解散,从此你们不再是破山宗之人,这世间从此再也没有破山宗!!”黑袍人大袖一甩,声音如雷鸣传出,夏千崇一怔,站在第一峰大殿之内,看着破山宗,看着这个自己生活了近百年的地方,神色带着悲伤,更有一丝悲凉。

    “如此,你们可满意?要找什么人你们自行去找,与本座没关系,与下方这些没有宗门身份的小娃娃也没有关系,你们若胆敢出手伤人,就别怪本座与尔等……玉石俱焚。”黑袍人的声音斩钉截铁,蕴含着一股压抑到极致的怒意,似是让这四方大山都跟着颤了颤。

    “既然你都如此果断行事,本座当然不会对这些不过灵玄境的小娃娃出手。”天空中那道居前的金色身影缓缓开口,目光如雷似点,看了一眼破山宗三座大峰,一眼就看到了自己想找的人。

    罗天看着天空中这一幕幕风起云涌,哪怕冷静如他,也止不住心脏狂跳,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强者,竟是如此的无可匹敌,如此的遮天蔽日!

    “有你这一句话,本座便信你一次。”黑色人影大袖一甩,整个破山宗的护山大阵便于刹那间消失。

    十万大山外的天空上,居于后方的金色身影缓缓向前,淡淡的看了一眼大地,神识于瞬间展开,笼罩在整个破山宗,仔仔细细的寻找起来。

    “此女不错,你可愿拜入无极宗,随我去上界修行。”天空中身披紫气祥云的金色人影,目光扫过大地,落在了第二峰的萧芸身上,他此次冒险莅临这小诸天,一大半的原因就是为了这个女子。

    或者说是为了她独一无二的天资体质。

    三生体。

    亿万中无一的特殊特质,若是以特殊方法与其双修,自身便能承载三道玄纹的威能而无事。

    对于每一位修玄者来说,这都是堪称无尽的诱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