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五中文 > 仙侠小说 > 泰阿剑魂 > 第一七七章 朝堂之争

第一七七章 朝堂之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咸阳的吕不韦这段时间过得并不轻松!

    已经有一个月了,他连王子政的半点消息都没有!虽说他已和杀手集团的人签了契约,但,心里仍不踏实:一天没见到嬴政的尸体,他就一天不得安峰!

    从秦庄襄王的心中得知,嬴政应该在逍遥居闭关,在那里修炼剑术!但是,他从逍遥居仆人那里得出的结果却相反:王子政不在逍遥居,听说,王子政已带着两大美人儿东巡去了!

    “好啊,居然给老夫玩儿这一手,金蝉脱壳!”吕不韦得到了嬴政的消息,非但不高兴,简直快气死了!

    他究竟想玩儿什么?真的只是去体察民情?查看东部的军事防务?还是想鸡蛋里找骨头,整治自己一把?

    突然之间,他觉得这个嬴政实在不简单,堪称他的对手!而且,目前自己似乎还落于下风了,至少,他不知道嬴政在想什么!

    他会不会也在想除掉自己呢?奇怪,他怎么会想去东巡?难道,在朝堂之外他更能掌握全局?

    可不是,目前秦国的将军们都佩服那小子,自己手中的筹码不过是蒙骜、王龄等老将,认真算起来,嬴氏的老将军才是真正掌握大秦军队的人,如此,自己岂非早就落了下风?

    嗯,看来只有让二王子成蛟出面了,也许,他能掌握部分军队,如此,才能跟嬴政抗衡!而且,那嬴异人该死了,否则,局面还是掌握在嬴政的手里!

    可,要除掉秦庄襄王容易吗?就算成功了,别人都会怀疑到自己头上,如此,还是将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他突然有点不自信了,尽管 ,他一直很自信,可,自从见了嬴政一系列的手段,尤其是打赢了与匈奴的战争,嬴政的威望已上升到了一个新高度!真要双方面对面较量,自己还不一定能打败那小子呢!

    况且,他只是文官,不通武功,至于剑道,一窍不通!看来,自己手中最大的牌就是宗天行了,嗯,护剑盟就是自己最好的助手,由他们来牵制嬴政最好不过,哈哈,最好,宗天行很快就除掉嬴政小子,那就一了百了!

    可是,逍遥居的人会不会插手呢?似乎他们在故意训练嬴政,表面看来不出面,但,暗中肯定会保护他,所以,这事儿一定要快!

    好在宗天行的护剑盟已经接单了,有杀手们相助,一切都会顺利得多!

    就在这时,蒙骜又来了,一脸喜色,乐了:“相爷,据咱们的探子回报,王子政到大梁去了,听说,他又娶了魏国的公主!哈哈,王子政的艳福不浅啊!”

    “哼,就让他再享受享受吧!蒙骜,你他娶老婆,你高兴什么劲儿?莫非,你想反水助嬴政小子?嗯,别忘了,你有把柄在老夫的手里!”吕不韦的目光在不停地闪动。

    这正是蒙骜最担心的地方:当初,他事事不顺,后来,投靠了吕不韦,才一帆风顺,而他,也写了效忠书的,所以,他注定摆脱不了吕不韦!

    所以,他赶紧表忠心了:“相爷放心,我只是顺便为王子政高兴一回罢了,哈哈,相爷放心,只要有需要,蒙恬会及时出手对付王子政的!”

    “嗯,是就最好了!哈哈,来,我们喝一杯!听说,阳泉已推荐了韩俊做太子太傅,你看,我们要不要把韩俊拉过来?让他也成为咱们的助力?”吕不韦已一脸兴奋了。

    的确,如果,能由韩俊去监视嬴政,那才是最有效的武器!因为,嬴政很佩服韩俊,不会提防韩俊,而且,说不定他的隐秘也会跟韩俊分享!如此,韩俊岂非大有妙用?

    只是,自己能掌握韩俊吗?他是儒生,儒生会做间谍吗?

    蒙骜也想到这一层了,叹气了:“相爷,韩俊不比咱们秦人,他是儒生,听说师从于荀子,是一个很顽固的家伙!只怕,咱们说服不了他!”

    “嗯,慢慢再说了!有嘛,都有弱点,哈哈,韩俊也不例外,好了,我们慢慢摸清他的弱点,然后,一击即中,哈哈!”吕不韦已大笑起来了。

    蒙骜勉强笑了,却有点不舒服了:事情的发展已不是当初他想要的了,吕不韦因为阴谋破产,无法透过王子政而夺取秦国的江山,所以,他已选择了最极端的方式来处理此事!而且,似乎越走越远,不想再回头了!

    而他蒙骜,也因此骑虎难下,私下里他觉得蒙恬的做法最稳妥,可,自己却不敢得罪吕不韦,因为他的手一捏,自己就碎了!所以,他目前只有阳奉阴违了!

    以后呢?王子政会不会除掉自己呢?说不定,自己这条老命还要蒙恬来保全!

    哈哈,只怕王家的那些老家伙也一样,他们也把希望寄托在王翦的身上了!

    次日上朝,表面看来朝廷一片和睦,可,谁都知道,这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

    只看吕不韦一副胸有大志的样子,人们就知道,今天的朝廷上又有一番争论了,只是,谁也不知道这老小子又要刮什么风!

    照例见过了秦庄襄王,一群大臣就不说话了,一个个都将目光转向了吕不韦,谁都知道他又要有惊世之语了!

    吕不韦见状,自然大乐,这正是他最喜欢的,那神情,仿佛坐在秦王宝座上的,竟是他自己,偏偏,他还是在下面猫着!

    清了清嗓子,吕不韦终于发表高见了:“哈哈,咱们大秦实力已越来越强了,尤其是我们的军事、经济势力这些年已有了长足的进步,咱们可以跟六国抗衡了!鉴于王子政喜欢外出,一会儿东,一会儿西的,而大王身体又不怎么好,所以,本相以为,咱们是不是让二王子监国?哈哈,让他协助大王处理国事!”

    “啊!”众人一听,都瞪大了眼睛:原来,这老小子竟是要将二王子成蛟抬出来,让他做他的挡箭牌,这下他就可以通过控制二王子成蛟,达到控制秦国的目的!

    可,理由充分,在礼有节,竟让人们都无法说出不同意的原因,因为,大王子嬴政不在这里,没有王子政领头,人们还真难对付吕不韦。

    所以,阳泉君、华阳君互视一眼,才反对了:“此等大事,当由大王和王子政决定,不过,二王子成蛟是不是有能力可以处理秦国的事务,还有待观察,所以,咱们不宜设立监国,要监国也是王子政嘛!”

    “嗯,阳泉君之言正合我意!哈哈,吕丞相,这事儿咱们目前最好不谈!”华阳君也立刻说话了。

    吕不韦一听,就急了:“什么最好不谈?咱们大秦有多少军事、政务需要处理?王子政天天在外面跑,他有没有想过我们大秦该怎么办?我以为,王子政既然喜欢外出,不如,就将朝政交给二王子来打理,岂非更爽快?”

    “哈哈,我瞧咱们大秦的军务、政务都交给吕丞相来打理,才更好啊!”嬴政的声音已从大殿外传过来了!

    “啊!王子政回来了,哈哈!臣等恭迎王子政!”群臣立刻就跪迎他了。

    秦庄襄王正在头痛:吕不韦想做什么,他清楚得很,二王子只不过是他甩出来的一张牌而已,而政儿所说的,才是吕不韦的真实目的!看来,政儿真的长大了,可以独挡一面了!

    吕不韦一听,眼珠子就瞪圆了:“你!”想说话时,偏偏又不知道该如何说了!

    因为,他发现王子政的目光更犀利,他在他面前几乎像小丑了。

    嬴政冷笑了一下,才笑了:“父王,这是儿臣新收的魏国美人儿,心月公主!心月,雨依,芳华,你们快点拜见父王!”

    “儿臣拜见父王!”三大美人儿一个个都喜笑颜开,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似的,连看都没看吕不韦一眼!

    最欢喜的,当然是阳泉君,从嬴政带芳华出宫,就知道这丫头已得了王子政的欢心,所以,脸上早就如同喝蜂蜜了。

    所以,阳泉君马上就跟风激进了:“是啊,吕相爷真想掌握咱们大秦的大权,你跟我们大王、王子政要求就行了,何必把二王子成蛟搬出来?你这不是离间大王、大王子和成蛟王子的关系吗?都说商人最刻薄无耻,果然如此,哼!”

    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不满吕不韦的人都向他怒目相向了!

    “阳泉君,吕相爷不是这个意思,哈哈,他只是一个提议而已!嘿嘿,既然王子政回来了,那,一切都按原来的规矩行事,哈哈!”蒙骜见事不妙,赶紧打圆场了。

    秦庄襄王见他出来替吕不韦转寰了,就笑了:“是啊,哈哈,还是按咱们原来的规矩行事!二王子,这种事情你最好想都别想啊,否则,就是给你自己招灾了!”

    “诺!儿臣万万没有那种想法,吕相爷从来没给儿臣提过!”二王子成蛟赶紧自辨了。

    其实,他是知道一些的,因为,蒙骜就曾经打探过他的口风,但,他目前已有部分权力,就不敢奢望其它,所以,没说答应他们,也没说不答应他们!

    见状,吕不韦突然有一种不祥的感觉,仿佛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嬴政的监视之下似的,否则,他怎么会回来得这么快?不是说他在魏国大婚吗?按说至少要玩儿一个月啊,没想到,人家说回来就回来了!

    看来,一切要小心了,否则,偷鸡不成蚀把米,说不定,自己的老命都要玩掉!算了,还是让护剑盟的人来解决他吧,哈哈,由他们出面,最爽快。

    于是,吕不韦眼珠一转,就笑了:“哈哈,大王,王子政,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怕大王太操劳了,而王子政又贪玩,所以,就想让二王子成蛟站出来做点事情,也给咱们压压阵嘛,哈哈!”

    他果然圆滑,一下,就化解了一场危机!

    否则,只怕情势就要逆转,那阳泉君、华阳君已铁定要帮嬴政了,至于嬴氏的将军,现在还没一个愿意站在他身边帮他,所以,他还没胆子敢跟大秦的王室作对!

    现在,嬴政已完全赢得了嬴氏长老们的欢心,在他们的心里,王子政就是天下的代表,况且,他的地位还是逍遥居认可的,这更让他的地位稳固了!

    因为,在秦人的眼中,逍遥居就是至尊,逍遥居的老祖宗的话,就是秦国的最高旨意,连秦王都不敢违抗!

    更何况,现在的嬴政已是王太子,他还将代表秦国去巴山,赢取秦阿神剑,那将是天子的象征,谁敢与之对抗?

    所以,二王子成蛟才收手了!当然知道嬴政是逍遥居的选择,就不敢乱想了!

    见他服软了,嬴政也不想痛打落水狗,想了想了,就笑了:“不过,吕相爷的想法也有可取之软!二王子成蛟已经管理了咱们的刑狱之事了,其它的事儿咱们再分配!阳泉君,这农业的事儿就由你管理了,华阳君,掌管天文地理之事就你老人家操心了!哈哈,至于吕相爷,你喜欢敛财,就由你掌管商业!本王子负责管理军事,至于其它政务,就由父王和儿臣办理了,父王以为如何?”

    “好,爽快!哈哈,政儿回来了,当然一切的政务就由你管理了!哈哈,前几日楚国来人说,他们的公主也准备招驸马了,王儿要是有兴趣,也可以去瞧瞧!至于你带那些人去,自己做主,朝政的事儿由众臣看着,应该都没有问题!”秦庄襄王故意诱惑他了。

    嬴政笑了:“哈哈,这一定是那个王子佳搞出来的事儿,他在韩国、魏国吃了大亏,就想去楚国找回面子!本王子就去会会他,不过,我过两天再出发,我得把我的美人儿们侍候好了再说!”

    “哈哈!哈哈!”秦国的群臣一个个都乐了,显然,以为他又想故意去打击王子佳了!

    嬴政随后笑了:“老叔,我有些军事上的事儿要跟你探讨,一会儿我去你家,如何?”

    “诺!哈哈,那我回家恭候王子!” 嬴齐大笑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