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五中文 > 恐怖小说 > 魔临 > 第二百零七章 老太君

第二百零七章 老太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陆府,

    亦被称为奉新夫人府。

    一个家,总会有一个牌面,搁在寻常百姓家,那叫顶梁柱或者当家的,而京城陆府,虽说当家人并不是那位老太太,但在外人看来,陆府的分量,九成九,都压在老太太的那根拐杖上。

    天地君亲师,天地虽在前,却从未显露,故而君最大,身为当今圣上的乳娘,奉新夫人的辈分,自然超出了寻常世俗的衡定。

    在陆府,上下无论是少爷少奶奶还是仆役下人,都称她为老祖宗,而外人拜访陆府时,则恭敬地称呼其为老太君。

    此时,

    老太君正跪坐在蒲团上,面前供桌上挂着一尊佛像,正在默诵经文。

    在其身后,小佛堂门口门槛外,老太君长子陆家家主密谍司佥事陆冰,正恭敬地站着。

    少顷,

    老太君睁开眼,在身边一位叫苓香的婢女搀扶下,缓缓起身。

    小佛堂并不小,但供佛的地方不大,因西侧有一间卧房,东侧则是茶舍,所以只能委屈着佛,虽占中央,却东西逼仄。

    老太君入了茶舍,苓香开始泡茶。

    一杯菊花茶,沁脾香远,给了老太君;

    一杯毛尖,回味甘醇,给的是老爷。

    老太君将佛珠放下,端起茶盏,道:

    “说吧。”

    陆冰没动茶,而是恭敬地开口道:

    “娘,为什么?”

    为什么陆家,要掺和进这件事。

    太子在看着,

    满朝文武在看着,

    这场大婚,注定是烫手的山芋,别人避之不及,自家,却接了。

    而且不是他这个家主接的,是自家娘亲接下来的。

    老太君喝了一口茶,默默地用杯盖轻轻划拉着花瓣,道:

    “因为他是陛下的儿子。”

    陆冰正襟危坐,像是在向自己的母亲请教,问道:

    “为何?”

    “你是问为娘,为何帮小六子?”

    “是,儿子问的,是这个。”

    “为娘刚刚,已经回答你了。”

    陆冰微微皱眉,显然不解。

    老太君放下茶杯,继续道:

    “为娘清心惯了,家里俗务,也是你家那口子在管着,人呐,只要日子过得清静了,这心思,也就没那么多了。

    在你们看来,为娘是在帮小六子;

    但在为娘眼里,帮的只是陛下的孩子。

    莫说是小六子上门了,就是换做其他皇子上门,哪怕是湖心亭里的老三自己逃出来了,来到咱们陆府门口敲门。

    咱们,也一样是要帮的。”

    陆冰嘴唇微张,他似乎想通了一些。

    “陆家,和其他府邸不同,为娘的话,可能直了一些,你别不爱听。”

    “娘尽管说,儿子省的。”

    “陆家今日的景象,你们兄弟几个今日身上的差事,是靠着为娘当初奶陛下的情分,换来的。”

    在这个时代真正的富贵人家中,乳娘的工作,不仅仅是奶孩子等孩子断奶后就结束了,而是在断奶后,会继续当老妈子,伺候孩子长大。

    所以,奉新夫人不仅仅是有哺乳过当今圣上的情谊,小时候在王府内,当今陛下可是由奉新夫人带大的。

    “儿子自是明白的。”陆冰很恭敬地说道。

    这是事实。

    “所以,咱们陆家,和那些大臣们,是不同的,因为咱们陆家和圣上之间有这么一层关系,所以,我们,是家里人。

    寻常臣子和天子之间,是君臣之义,我们,则多了一份情。

    你那几个弟弟到底是个什么德性,你也是清楚的,但每个人身上也都有个差事在,这就是天子对咱们的情。

    既然是家里人,晚辈求到老身面前,你怎么可能不帮?

    你记住了,

    莫说这次是小六子了,

    就是哪天哪位皇子造反了,要被抓了,他跑到咱们陆家门前叩门,咱们陆家,都得给他把门给开了。

    别担心陛下会治罪,就算治罪,也比不开门的罪更大。

    因为他们是皇子,是陛下真正的家里人,是陛下的亲儿子,陛下可以欺负他们,老子打儿子,那毕竟是天经地义。

    但其他人要是敢这么做,

    就得自己掂量掂量,

    你有这个资格么?

    陛下的儿子,只有陛下能动,让他跪着就跪着,让他趴着就趴着,其他人,敢落井下石,那就是不给陛下脸面。

    再说咱们,咱们陆家,要是连这份和陛下之间的恩情都没了,那还能倚仗什么?”

    “是,娘,儿子明白了。”

    “再提点提点你那口子,事儿,既然为娘已经应下了,今儿个,小六子就要来咱们府里娶人了。

    什么红灯笼红绸子喜面儿什么的,这些玩意儿,都能用银子买来的物件儿,本就不算什么。

    得对人家何家姑娘热情点儿,多动点儿心窝子,就算是自己掐自己,也得给老身我抹出一点儿泪来,做出一副嫁闺女心疼不舍的姿态。

    真不真,像不像,假不假,

    那是后话,

    只要态度到位了,这份情,也就应下了,日后,至少也能有个缘由走动走动。

    今儿个,你给人家脸了,明儿个,人家才会给你面儿;

    你那口子平日里就是太精明,为娘怕她一时糊涂,算不清这个账来。”

    “娘可是听说了什么?”

    “呵呵,不过是一些嚼舌根子的话罢了。”

    “儿子治家无方,扰了娘清静了,这是儿的过失。”

    “你事儿也多,哪里有多少心思去照顾家里,也是为娘懒了,只想图自个儿清静不想管事儿,平日里那些小字辈儿的雀儿叽叽喳喳听几声,倒也能解闷儿。

    但遇到正事儿时,可由不得她们胡闹。”

    “儿听娘的吩咐。”

    老太君再度端起茶杯,

    苓香上前,开口道:

    “老爷,昨儿个给何家姑娘送宵夜时,小二少奶奶当着人家何姑娘的面儿教人家吃茶的规矩哩。”

    陆冰闻言,目光一凝。

    小二少奶奶,是陆冰二儿子的媳妇。

    老太君又抿了一口茶,一边放下一边道:

    “为娘也年轻过,女人呐,心眼儿有时候确实小,呵呵。”

    陆冰起身,拱手道:

    “娘吩咐。”

    “小楠子的那个媳妇儿,是邱家的吧?”

    “是,邱家的。”

    “嗯,倒也不算是小门小户,但………休了吧。”

    “是。”

    “咱陆家的人,可以没什么本事,因为咱们这种人家,本就不是靠本事起家的。

    但,绝对不能蠢。

    小楠子的腿,打断一条,那叫声,得让人家何家姑娘听着。”

    “是。”

    哪怕要打断的,是自己儿子的腿,陆冰依旧毫不犹豫地应下了。

    老太君重新拿起佛珠,道:

    “敢瞧不起人何家女的出身,觉得人家屠户家出身低贱了,呵呵;

    不知天高地厚的玩意儿,也不瞧瞧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人何家女是要嫁给皇子的,人是要当主子的,咱们,就是一群奴才。

    这世上,哪有奴才敢笑话主子不懂吃茶规矩的道理!

    规矩,

    规矩是什么劳什子玩意儿,

    在咱们当奴才的眼里,主子的话,才是规矩!”

    “是,娘,儿子记下了。”

    “丫头。”

    “奴婢在。”苓香应道。

    “叫月丫头她们进来帮我着正服。”

    陆冰闻言,微微一愣,道:

    “母亲,您……”

    老太君瞥了自己儿子一眼,道:

    “虽说你也是打小跟在陛下和梁亭身后一起玩儿的,但你那时候毕竟还小,有些事儿,你不知道。”

    你不知道什么,这话,老太君没说。

    那就是在老太君看来,小六子身上,有太多地方都像陛下年轻时候了。

    尤其是那一晚,小六子来佛堂求自己时,那个神情,那个姿态,以及那个说话时的腔调,简直和陛下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但这些话,真的不能说出来,甚至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能说。

    世人都言,当今陛下的继位很是顺利,因为先皇几个孩子里,陛下太优秀了,优秀到了,几乎不用去考虑其他。

    但这并非意味着先皇其他几个孩子都是废物。

    “既然今日我陆家暂代何家姑娘娘家,那老身,就必须得出来给何家小娘子撑这个场子。”

    说着,

    老太君目光炯炯地看着陆冰,

    在心里感叹道:

    虽然我已经老了,但我还能站起来,为我陆家,再挣出一份香火情来。

    苓香则道:

    “老祖宗,奴婢来伺候您就行了。”

    老太君摆摆手,道:

    “何家小娘子打小身边没个丫头,如今就这样孤孤单单地嫁过去,未免冷清,苓香,你是老身亲自调教出来的,打小就跟在我身边。

    这里,暂且不用你伺候了,去梳洗打扮一下,做这个陪嫁丫头,一并入府。”

    苓香心神一震,她还是真的才知道这个安排,但还是马上后退三步,对着老太君跪下来,

    道:

    “奴婢知道了。”

    没说什么煽情的话,比如不舍啊,感情啊什么的,因为苓香清楚眼前这位自己伺候了这么多年的老人,她的目光,能看透太多太多的东西。

    “你父母兄嫂,如今在我陆家做仆役是吧。”

    “是,老祖宗,多亏了老祖宗提携帮持。”

    能在高门大户里做佣人,真的是很大的福气和幸运了。

    老太君点点头,

    道:

    “一年内,你若有身孕了,那就等着给你父母兄嫂治丧吧。”

    “……”苓香。

    老太君看着苓香,嘴角噙着笑意,继续道:

    “你是个聪慧机敏的丫头,何家小娘子如今有孕在身,不能伺候;按理说,你这陪嫁丫头本就有同床之礼;

    但你既是我陆家送过去陪嫁的丫头,本就是我陆家向那何家小娘子示好所用,若是因你而恶了人,我陆家,何苦来哉?

    别怪老祖宗我心狠,老祖宗我这是为你好,这怀了孕的女人,尤其是怀了头胎的女人,心思,最为细。

    就是那姬成玦实在畜生上头,想强行要你,那你也得拿着钗子抵在自己脖子上,你要敢从,老身,就敢做。”

    “是,奴婢知道了。”

    “一年,你就等一年,是你的,也不差这一年,一年后,你想飞上枝头做凤凰,也随你,但你必须给老身我等这一年。

    说句不怕犯忌讳的话,

    一座皇子府邸,女人家家的争来争去有什么意思,若是日后真的有那个机会,你大可大大方方去争。

    你要真能争下来,我陆家儿孙辈,说不得还得指望着你苓香姑娘来照拂。”

    “老祖宗对奴婢恩重如山,奴婢万万不敢………”

    “好了。”

    老太君打断了苓香的话,

    “要是老身能舔着脸活到那时候,该讲规矩时,老身也会痛痛快快地给你下跪的。

    下去吧,拾掇拾掇自个儿。”

    “是,老祖宗。”

    苓香下去了。

    老太君看向自己儿子,道:

    “你也别杵在这里,要记着,你今儿,是要嫁闺女的,反正,你也会演戏。”

    陆冰直接忽略掉了自己母亲最后一句话,只是默默地行礼,准备告退。

    老太君却又道:

    “别怕,别担心,夺嫡的事儿,不是你想不掺和就能不掺和的,但只要你本着本心做事,就没人能就着这事儿拿捏你,因为咱们陆家,是天子家奴,能决断咱们陆家命运的,只有天子。

    做事,也不用束手束脚,本着为天子做事的态度去做,就可以了。”

    “儿子多谢母亲教诲,儿子省的了。”

    “去吧。”

    “是,儿子告退。”

    离开了小佛堂的陆冰吩咐身边的老管家,去找一根棒子来。

    他待会儿,要去打断自己二儿子的腿。

    站在那里等的时候,

    陆冰脑海中浮现出自己母亲先前说的话。

    其实,

    魏忠河今日才确定,在陛下手上,还有一支独立于密谍司的情报衙门,那个衙门,更为隐秘,同时,权限可能更大,甚至,可能还盯着密谍司。

    但这个世上,没几个人知道,那位帮燕皇掌管这个衙门的人,是这位世人眼里是靠着自己母亲曾是陛下乳娘而得以赐差事的陆冰,这位,陛下的奶哥哥。

    也因此,

    陆冰比旁人知道更多关于六皇子的事情,六皇子和闵家余孽的关系,六皇子和平野伯的关系,六皇子前些年一直隐藏着的面目。

    良久,

    陆冰发出一声叹息:

    “娘啊,你说夺嫡的事儿,不是想避开就能避开的,这不假;

    但娘,你可知道,

    人家压根不是在和自己的兄弟们在争,

    他,

    是和陛下在争啊。”

    ————

    这章写得真有味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