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五中文 > 历史军事 > 苍穹战刀 > 第三章 乌刀

第三章 乌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钱绝对是黄家所面临的最大困境。

    黄尚和黄灵都还在上学,一家人全靠黄母打工维持生活。

    每天连饭都吃不饱,还得靠黄尚偶尔出去打猎才能度过秋黄不接的时候,哪里还有什么余钱。

    虽然说黄尚被凤凰大学提前录取,但是光学费每年就要一千块通用币,而黄母一个月也就十块通用币而已。

    一家人不吃不喝要攒近十年才够一年的学费。

    黄灵才刚刚十二岁,媒婆陈前来提亲相当于把黄灵给卖了,这种自私的事情黄尚怎么能允许发生?

    黄尚笑呵呵地说:“妈,我知道你神通广大,可以帮我凑齐学费,不过我真的不想上凤凰大学。”

    “你知道每年有多少人削尖了脑袋想进入凤凰大学吗?

    现在你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机会,你竟然敢跟我说不想去,你是想气死我吗?”

    黄母生气地说。

    黄尚保持着一脸的笑容说:“妈,我知道能进入凤凰大学相当于一步登天,可我们总得从实际出发吧?

    是,你给小妹找了个婆家,是能帮我凑齐今年的学费,可明年、后年呢?

    更别说大学毕业后还要花一大笔钱托关系找工作。

    我有几个小妹可以嫁?”

    “闭嘴!

    先把今年的学费凑齐了,明年的事明年再说。”

    黄母斥道,提起黄灵嫁人这件事她心里也是十分不乐意,哪怕是有一丁点其它办法,她也绝不愿意走这条路。

    “妈,其实我另有想法。”黄尚小心提了句。

    黄母缓了口气,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黄尚从兜里掏出一张纸递给黄母说:“妈,你看,凤凰城又开始征兵了。

    你知道的,进入凤凰军的难度一点也不比进入凤凰大学低。

    只要我能进入凤凰军,不但家里少了一张嘴吃饭,而且我每个月还可以领到两个通用币的津贴。

    如果将来我能在部队里立了功,那我们就可以成为凤凰城的永久居民,再也不用为吃饭的问题发愁了。”

    “刺啦。”

    黄母用力将那张征兵广告撒烂扔在地上,起身叫道:“不行!

    哪怕是将来我们一家三口都到大街上要饭呢,我也绝对不允许你去当兵!”

    “妈!”

    黄尚叫了一声,从来没有见过老妈像现在这样生气,哪怕是刚才他把聘礼扔出去也没见老妈发过火。

    “不用说了!”黄母转身进了卧室,把黄尚一个人凉在了那里。

    “哥。”黄灵从门外探出小脑袋张望,一脸的惶恐,以为是自己惹妈妈生气了。

    黄尚走过去伸手揉了下黄灵的头,微笑道:“饿了吧?今晚哥给你做兔肉粥好不好?”

    “嗯,好。”小丫头马上流了口水,跟着黄尚一起进入厨房做饭。

    三级饮用水配上大米和新鲜的兔肉,很快就冒出浓郁的香气。

    “哥,还没好吗?”小丫头伸手擦了把嘴问,肚子更是叫了起来。

    “再等等。对了,你去叫妈准备吃饭吧。”黄尚一边看着锅一边说。

    “我不去。”

    小丫头撇了下嘴说,还在为老妈要嫁掉自己的事情生气,跟着又补充了句,

    “我怕。”

    黄尚只能让黄灵看着锅,自己去叫母亲吃饭,结果发现卧室的门被反锁了起来,自己在外面叫了几声也没人应。

    看来老妈真的是生气了。

    黄尚暗叹一声,心里却非常坚决。

    即使老妈生气自己也要报名参军,这是解决一家困境的唯一办法,也是目前最好的出路。

    晚饭兄妹俩围在一起吃,黄灵一个人吃了三分之一的兔肉,剩下的黄尚却没有动,而是把肉全留给母亲吃。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热粥的关系,晚上睡觉黄尚感觉浑身暖洋洋的,比以往更容易入睡,而且睡的十分沉。

    他不知道是,在他睡着的时候小腹隐约闪现绿色的光芒,几秒之后就又消失不见。

    第二天一早,黄尚睁开眼睛见到母亲站在床头看着自己,被吓了一大跳。

    “妈。”黄尚起身叫道。

    “跟我来,我有话要对你说。”黄母说完就转身走了出去。

    黄尚跟着老妈来到客厅,发现桌子上放着一个木盘,上面摆着红布包裹之物,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传家宝?

    黄尚想不到家里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黄母面无表情地问:“知道我为什么不同意你当兵吗?”

    “因为爸?”

    黄尚唯一能想到的理由就是老爸,记忆中老爸也是一名军人,只不过在黄灵出生那年就再也没有回来。

    “唉。”

    黄母突然叹了一声,跟着讲道:“我知道你是一个倔强的孩子,就算是我不同意你也一定会想办法报名参军的。

    没错。

    我不同意你当兵确实和你爸有关系,不过事情并不完全像你想的那样。”

    “妈,爸当年”

    关于老爸一直是黄家的禁忌,自从那年老爸离家后黄母就再也不允许黄尚提起他,从来没有见过父亲的黄灵更是一直以为老爸早就去世了。

    “黄尚,有许多事情并不像你听到或者看到那么简单。

    关于你爸的事情你知道的越少越好,你只要知道一件事就行了。

    你爸是一个英雄!”

    我爸是一个英雄?

    黄尚一直以为老妈非常恨父亲,从来没想过她对父亲的评价会这么高。

    “不是你理解中的英雄,是一个真正的英雄,比任何一个人都值得尊敬。”

    黄母重申一遍,伸手拿起盘子里红布包裹之物,一层层打开后露出一把匕首来。

    说是匕首有点不准确,它要比普通的匕首要长一点,更像是一把短刀。

    短刀有三指宽,通体漆黑,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打造而成。

    “这是当年你爸临走时留下的。”

    黄母目光落在短刀上,脸上流露少有的笑容,幸福的笑容,仿佛看到刀就看到了黄尚父亲。

    “他应该早就猜到你会走他走过的路,说将来有一天你要是选择当兵的话,就让我把它给你。”

    这是爸留给我的?

    黄尚突然有些激动,关于父亲的记忆全部涌了出来。

    乌刀没有普通兵刃那种冰凉,握在手里有一丝温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