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五中文 > 其他小说 > 我家师妹超凶 > 第三十七章真正的战场

第三十七章真正的战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边说着,像是想起什么来,唇边露出一丝温暖的笑意。

    “以她那聪明劲,这古战场不会让她有危险的,我给她带了不少的小东西回来,都放在王府了,等她出来,肯定会高兴得不得了。”

    云绍也笑了,“那是肯定的,她肯定会可惜没能够见到你,多要一点!”

    “我带你下去看看,要是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可以看到她!”

    这战场碎片有部分地方并没有那灰雾拦着,也正是这样,他们一众金丹修士才能够在没有进去的情况下探查到里面的一些情况。

    云航当然很乐意。

    桑皇洪禹见两人要下去,飞了过来,“云兄这是要下去?”

    “正好我也要下去看看情况,一起吧!”

    分明是担心他们父子下去会不会做什么手脚,云绍深知这一点,也装作不知。

    “既然如此,各位道友还有要一起去看看情况的吗?也看看我们北辰的孩子们。”

    修士们大多摇摇头,只有风灵子和那个道号红拂的女修要一起。

    “咦!”

    才刚刚到碎片上方,修为最高的风灵子就发现了异常。

    “怎么了,风灵子道友?”红拂女性的天然优势让她询问不显得丢面!

    风灵子指着一处雾气很厚实的地方,“你们看这里,我记得我第一次下来的时候这里雾气还没有这么浓,还能够勉强看清楚这下面情况的,现在怎么一样都看不清了!”

    也不知道这雾气是一个什么东西,修士的神识完全穿不透,只能凭借肉眼观察。

    云航到底是在大宗门中混过,眼界比起一众金丹修士也不遑多让,甚至在有些地方还更强上几分。

    “这种雾叫做混幽雾,几乎在现今发现的古战场外层都有这样的雾气,有大能研究,雾气的浓厚程度代表了死去的修士数量,要是不发生什么重大变故,混幽雾不会发生改变。”

    他的语气中有些担心。

    他相信古灵精怪的堂妹不会夭折在这里,但是现在里面出现变故,还是由不得他不去想到一些不好的结果。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重大的变故?难不成是触发了什么?”红拂猜测道。

    要不怎么说天枢派的人会有那么大的优越感,北辰灵界是在太过于贫瘠,红拂真人不同于风灵子到过别的世界去涨过见识,像这种从来没有过的古战场碎片,里面可能发生什么就只能够靠猜。

    风灵子挥手打出一个法诀,将阵法打开一点,几人穿过阵法更加靠近那个发生变化的位置。

    “现在还不好说,只能够等了!”

    云瑶不知道自己和堂哥就隔着一层雾气,或者说,是隔着这个古战场碎片的一片天空。

    这个发生变化的区域下面正是她们到过的那个山谷,只是和之前他们来的时候,这个山谷更加可怕了。

    数不清的血影,密密麻麻,就算是金丹修士看到这一幕都会头皮发麻吧!

    云瑶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一恢复意识就是钻心的疼。

    “唔!”

    全身都像是散架了一样,特别是腰,简直就是断了。

    艰难的将眼皮睁开,下一瞬她就被吓得差点掉下去。

    也顾不得疼了,使劲喘了两口大气,摸索着手能够摸到的一切东西。

    一株起码十丈高的焦黑枯树,在其中最大的那个树杈子上,横躺在树杈上,头和脚都悬空的人就是云瑶。

    这要是摔下去绝对没得救了!

    意识到这一点,云瑶更是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小心翼翼的一点点挪动,将悬空的头和脚挪到树杈上。

    然后从已经被刮成破布条但好歹还绑在腰上的储物袋里掏出丹药咽下去,疼痛减弱不少之后才敢小心翼翼的踩着树杈子站起来打量四周的情景。

    “师兄该不会死了吧!”这是云瑶看了四周情况之后的第一个念头。

    要说古战场碎片中的天空是昏暗,这里就是黑暗,暗无天日。

    四处都是焦黑一片,各种白骨堆积,看不到尽头。

    没有任何有生命的东西,就她脚下的这颗不知道什么品种的大树,放眼望去还有不少,不过许多都是直接被拦腰劈断,还能屹立的很少。

    而一起被卷进来的云南和赵肃等人却是不见踪影,焦黑的土地上只散落着几块来自她自己身上的破布,好在黑铁棒是落在树杈上,不是落在下头。

    从她所处的位置来看,她们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她运气好,被这个大树接住,“希望师兄能够有这样的好运气吧!”

    现在担心云南不起任何作用,最要紧的是下去。

    这树实在是太高了,而且她所处的地方虽然是这棵大树最大的一个树杈子,可是令人绝望的是,这树杈子根部的地方似乎是被什么劈过一般,裂开了一大半,只剩下很小的一部分还粘着主干。

    她不敢去赌它能不能够承受她的重量,让她平安的爬到主干上。

    可是另外一个最近的,看起来也何时承受她的重量的树杈子距离她有一丈远。

    好在这里灵气虽然算不上浓厚,但是足够她这个炼气四层的小菜鸟经过半天时间恢复灵力。

    又忍着心痛咽了一颗丹药,伤势好得七七八八,云瑶才准备冒险一试。

    将已经破破烂烂的裙子随便绑了两下,一颗丹药含在嘴里,黑铁棒别在后腰,一张散发着淡淡的黄光的符篆叼在嘴上。

    这是一张土系的防御符,还是她在外祖家一次试炼中表现优异,祖父赐予的。

    要是不慎摔下去,就只能够靠这张符篆看能不能保命了。

    沉了沉心,借助脚下的树干当作跑到,后退几步,猛地冲出去。

    小小的身影在半空中划出一道短弧线。

    啪!

    双手牢牢的抱住足足有自己两个大腿粗的树杈,云瑶小心的一点点往树干移。

    “咔!”

    一声脆响,让云瑶小脸变得煞白。

    毫不犹豫,抱着树杈使劲往下一拽,借着反弹的力道飞起,更加靠近一些主干。

    身子迅速下坠,那一根看起来很结实的树杈直接断裂,落下。

    右手飞快的将黑铁棒拿在手里,在坠落到一个像是树洞的位置的时候,握着黑铁棒狠狠一插。

    “噗!”

    几乎没有阻力,就像是插到一个装满液体的气球,一股奇怪的绿色液体一下飚出来。

    身体的下坠是止住了,只是因为力气太大,和树洞距离太近,云瑶也被近距离的喷了一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