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五中文 > 历史军事 > 苏厨 > 第一千零五十章 圣旨

第一千零五十章 圣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一千零五十章圣旨

    “诸位请看,西夏侵扰我大宋,目标不外乎两路。”

    “首先为永兴军的鄜延路。只要占有银、夏、绥、宥、静五州,即可攻取延州。”

    “延州若下,则关中震荡,进可直逼京兆府,之后沿汴渠攻伐河南府,开封府。”

    “次则攻取河东路麟州。只要能攻下,则我河外府、丰二州必失。”

    “之后夏军退可隔河而治,进可取我太原。”

    “太原若下,京畿再无遮蔽,千里沃野,即成夏人马场。”

    “是以夏人欲得利,必寇我鄜延、麟府,而我欲据敌,也必守此两地。”

    苏油点头,老将们进入角色如此之快,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不由得插嘴道:“如此说来,其实对夏战略,也不复杂,乃是增厚鄜延、麟府防守,然后在军事力量对比发生逆转的时候,找机会适当出击,事情就解决了?”

    几个老将你看我我看你,郭逵叹息道:“明润所言自是正道,但是须知战阵乃是以正合,以奇胜,没有人会束手待毙。”

    “西夏初起,力量对比自不待言,我大宋占了绝对的优势,人人皆以为必胜,结果呢?”

    折可柔说道:“结果就是大宋失于地利,被李继迁牵了羊,最终李继迁伏袭获送往灵州的四十万石粮草,并在辽国的帮助下攻取了灵州,声威大振,改称西平府,建为都城。”

    种诂点头:“正是,之后元昊袭破回鹘夜洛隔可汗王,奇取甘州,用两年时间向西攻打吐蕃、回鹘,占据河西全镜,继而攻打兰州诸羌,留兵镇守凡川城,切断大宋与吐蕃通路。将领地扩至十八州,境土扩达两万余里,军队总计五十多万。”

    郭逵说道:“其实这也是朝廷在李德明时期迁延绥靖之祸,二十年中人家一直在极速扩张,而我们则懈怠了,坐视西夏壮大。”

    “等到元昊亲率大军进攻延州,在三川口大败宋军,俘获刘平;次年在好水川诱宋军入伏,任福丧师之后,局面就彻底逆转了。”

    说完叹了一口气:“元昊乘大胜之威,转攻麟、府二州,攻破宁远寨。侍禁王世亶和兵马监押王显战死,宁远寨被放火彻底烧毁。”

    折继祖一脸的侥幸之色:“麟州城池完固,在兄长继闵主持下,元昊不能攻取。便将兵锋转向府,丰。并且攻陷丰州,驻兵琉璃堡,纵游骑抄袭麟、府间。”

    “麟州乃是依山建城,最为坚固,但城中向来缺水,夏军已围攻三十昼夜,守城将士已经面临被渴死的危险。”

    “当时朝中已有人建议放弃麟州。幸而欧阳学士等人力排众议,调张亢为并代都钤辖、管勾麟府军马事。”

    所以说大宋是一个神奇的国度,尤其是北宋时期,其中一个神奇的地方就在于,文人比武将打战厉害得多。

    张亢是儒臣,但是行事风格却与一般儒生大相径庭,与其兄张奎俱有声名,但是兄长是标准官僚,弟弟却是豪滑任侠,颇有张乖崖,陈季常之风。

    当时有句顺口溜,叫做”张奎作事,笑杀张亢;张亢作事,唬杀张奎”。

    后人评价:“奎治身有法度,风力精强,所至有治迹,吏不敢欺,第伤苛细。

    亢豪放喜功名,不事小谨。

    兄弟所为不同如此,然皆知名一时。”

    张亢有谋略,敢打仗、会打仗,之前李元昊未起之时,他就一再上书告诫朝廷需要提防,可惜没人听他的。

    如今战况危急,终于有人想起了他。

    张亢到任之后,很快解除了府州的危困,并派兵支援麟州。

    同时折继闵针对夏军围城渴兵的方略,听取了知州苗继宣的建议,用城内污水沟的污泥抹城墙。

    元昊看到这种情况,果然上当,认为是中了反间计:“谍谓我不庸战,不三日,汉人当渴死。今尚有余以圬堞,谍绐我也。”

    当即杀掉间谍,撤走了围兵。

    之后张亢到了,大展神威,终于让一直顺风顺水的李元昊见识到了大宋战术大师的风采。

    张亢手下的万胜军皆京师新募市井无赖子弟,战斗力纪律性堪称弱鸡,于是张亢就连敌人带自己人一起坑。

    以三千人对三万人,效仿韩信置之死地而后生,获得了琉璃堡大捷;

    和骁将张岊互换军旗,让夏人上钩,以为那边好打,主动出击当时最精锐的张岊虎翼军,双方鏖战良久,张亢却突然带着京中流氓子弟出来,攻击夏人后路,取得了兔毛川大捷。

    两战连胜之后,张亢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连续修筑了清塞、百胜、中侯、建宁、镇川等十多所城堡,在麟州北面构建起一套完善的防御工事,彻底解除了麟府之危。

    而从此后一百年,这套体系一直发挥着作用,三州虽然被夏辽包夹,却再也没有被攻陷过,可见其人眼光之毒辣,构思之精妙。

    后人评价:“张亢管勾麟府军马事,破之于柏子,又破之于兔毛川,筑十余栅,河外始固……元昊乃归塞门砦主高延德,因乞和。”

    “区区书生,功名如此,何其壮丽哉!”

    不得不说,大宋有时候还是挺幸运的,为难关头总有人出来给它续上一波性命。

    不过如张亢王韶这种打法,苏油是压根不会的。而且在他心里,也就是李元昊战略上差了些,心里边还是存着打劫而不是灭国的主意,否则庆历年间那一波能不能够扛的过去,还真的两说。

    几个人看着地图,不知不觉就复盘到了现在,大家心里都不免有些悻悻然。

    要不是李元昊战略意图不够坚定,一个湿泥巴糊墙的计策就彻底打消了其入侵的想法,光那一把大宋就得糊。

    之后的岁币,实在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郭逵说道:“所以还是明润看得准啊,大宋和西夏,本身就是不对等的两个国家。一个是财主,一个是赌徒,财主老跟着赌徒的思路走,本身就是战略性的大错误。”

    苏油说道:“那是,即便是到了今天,大宋抱持着赌徒心态进行战争的声音,依旧不绝,这也是军机处战略司存在的必要性所在。”

    “写篇文章,都要采集典故,构思关窍,设置转折,拟列纲要,思量成熟之后,方可下笔。战争,那就更不能轻易了。”

    “如今大宋已然获取了对夏战局的优势,加上我大宋经济已然好转,我看从上到下,都已经有些懈怠了。”

    “取得优势,只是走完了第一步而已,之所以会出现懈怠,就是因为大宋上下,缺乏一个长久的战略目标,还有一个为实现这个目标而拟定的计划!”

    “我就想问,以大宋如今的军制,军力,后勤,赏励,我们是不是已经做好了平灭一国,收复十八州的充分准备?”

    “如果没有,那就去做!如果没有人做,那就我们来做!”

    “国虽大,忘战必危!我要转告诸公的是,陛下他并没有忘,作为大宋的军人,更不能忘!”

    “越是在和平之期,我们越要坚韧地朝着目标一步步迈进,不能再犯李德明时期那样的错误!”

    说完一招手,童贯捧上来一道黄纸:“众将听旨!”

    几人顿时心神一凛:“臣等恭聆圣喻。”

    “制曰:宏虑远略,可媲长城之固;动用安静,不求一日之功。诸臣勋名既隆,功业早就,进退有裕,望实兼隆。”

    “然国朝四境未绥,三边战久,逆蕃跳踉,远部逡巡。”

    “殊属劳羸之秋,盖非升平之世。”

    “用人得序,知庙胜之必成;计国垂思,考良臣之特出。”

    “今乃设军机处,以少保,保和殿大学士,鱼国公苏油总摄。”

    “左武卫大将军、提举崇福宫,武功县男郭逵,掌军机处战略厅事;”

    “左金吾上将军,解州防御使折继祖,掌军机处教育厅事;”

    “上柱国,持节忠州诸军事、金城县开国候,忠州刺史折克柔,掌军机处后勤厅事;”

    “知制诰蔡京,进龙图阁待制,掌军机处联络厅事。”

    “西头供奉官,东八作副使童贯,掌军机处机宜厅事。”

    “礼部员外郎晁补之,掌军机处杂厅,兼掌书记文字。”

    “永兴军路钤辖,知环州种诂,进景福殿使,掌皇家军事学院。”

    “诸臣当并侪文武,判运策筹,算画精微,作提纲领。”

    “扶戈整楯,铣锐王师,亟备资用,以待有时。”

    “特敕!”

    众人一起躬身:“臣等必效命忠勤,鞠躬尽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