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五中文 > 历史军事 > 乘龙佳婿 > 第七百八十一章 怨气

第七百八十一章 怨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好冷……”

    几乎同一时间说出相同的两个字,四皇子和张琛你眼望我眼之后,却是冷哼一声双双把头转开。面对这一大一小两个家伙,小花生和萧成已经没什么力气去劝解了。毕竟,两个人虽说小时吃了很多苦,但被张寿养起来也已经有好几个月,有道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当然最重要的是,两个人全都是城里长大的,压根没见识过这真正的冬日乡村是怎么过日子的,所以虽说是几天,但他们也被这全新的生活环境折腾得手忙脚乱,反倒是从小在融水村长大,却只不过是在张园呆了大半年的杨好,不到半日就完全熟悉了。

    比如这会儿,他们四个都冷得在这里烤火发呆,杨好却兴高采烈地一个人在村里和一群新认识的家伙打成一片,仿佛根本就不知道冷!

    而发现小花生和萧成听到自己的抱怨没什么反应,四皇子忍不住气馁,但还是小声抱怨道:“老师唬我,什么值得培养的人才,这小破村子里根本就一个都没有!教他们认几个字,前讲后忘记,写字更是连横平竖直都做不到!背书就更不用说了,千字文背几个字都会出错!”

    他说着就愤愤叫道:“自己都不用心,那日后当然只能一辈子种地!”

    小花生和萧成对视一眼,虽说不是特别赞同四皇子最后的话,可这几天忙活下来,他们也同样被这地方的孩子们给震惊了。他们也不是什么资质很好的人,从前读书时,一个被朱廷芳训过挺多回,一个则是被张寿罚过很多次,在公学也常常被老师说。

    可是,从前他们混迹在公学那初识字的中级班时,他们已经觉得那进度特别特别慢了,可每逢因为老师反反复复讲,讲到他们耳朵都起了老茧,不耐烦时,他们就会想到,自己毕竟是七天轮换一次同学的关系,那些同学都是七天才能听一次课,也就勉强还能忍耐。

    可现在,他们明明是给同一批人讲课,那些学生却或顽劣或愚钝或懵懂,哪怕反反复复讲,却仍旧满脸蠢相,就算让他们不懂就问,问的却是一些完全没有关系的话题……也就是杨好祭出了表现好然后给奖励的手段,这才勉强算是让大多数人每日能来上一个时辰课。

    然而,一个时辰之后,人就一哄而散,哪怕是那些原本认识一两个字的小子,也完全没有留下多请教一下,多学习一会的心思。这种地方的这种学生,真会有可造之才吗?

    而张琛见四皇子这么抱怨,他也同样有苦说不出。放着好好的贵介公子不做,跑到这穷乡僻壤来和四皇子打这见鬼的赌,他真的是脑子坏掉了!他算是看出来了,那些村人对叶氏这个女人的兴趣,比他和四皇子这些人的兴趣要大得多。

    所以,现实就是在这种地方谈什么教化毫无意义,怪不得他旁敲侧击问过村长,却得知这里最近出的一个秀才,都是五十年前了,听听,是五十年前!亏那村长还信誓旦旦地说,他们是白居易后代里的一支,一路迁徙到此安居……

    白居易如果知道自己有这么愚钝不堪的后人,大概会哭死吧!

    就算嫌弃科场太死板,可这小村里也从来都没出过其他像样的人才,就连手艺特别好的匠人也没有,仿佛几十年来,这里就是种地种地再种地,可亩产高的种地能手也没出过!

    张琛一面想,一面坐在那里烤着火,虽说没注意到自己的手已经因为这几日的生活而显得粗糙,但这种小事他如今压根就没工夫去理会。

    他只知道,如果再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那么,别说和四皇子斗出个输赢,回头他和四皇子说不定要一起灰溜溜地滚回京城去!

    正当他在脑海中转着造假这么一个念头时,他突然听到外头传来了村长那熟悉却又讨厌的声音:“两位小公子和他们的伴当都在里头,还有一个到村里逛去了,我这就让儿子去叫他!哎呀,咱们村里的人都在奇怪呢,大冷天却有这样的贵人上咱们这儿来……”

    “再加上还有城里叶老大人家的千金到这儿小住,这小小的白家村简直不知道哪来的福气!听您二位这么一说我才明白,原来他们是想要做出点事情让家里长辈瞧瞧,这就了不起了!啧啧,自从他们到咱们村里之后,咱们村里就连拖着鼻涕的小子,说话都文气了不少!”

    “这真是咱们几辈子烧了高香,才能遇到这样的大好事!”

    张琛自己就是讨厌读书的人,可呆在这村子里还是觉得格格不入,唯一让他觉得稍微顺眼一点的,那就是认识几个字,也有那么一点见识,至少能和自己说几句话的村长。此时听到人正在外头和人说话,甚至给他们掰出了一套很能唬人的说辞,他顿时松了一口大气。

    如果来的人是张寿,那肯定心知肚明这村长所言不尽不实,可如果不是,他和四皇子这困窘的境地,大概也能稍微遮掩一点。可下一刻,听到那村长带来的人没说话,那村长又絮絮叨叨开了口,他听到那两个称呼,脸色不禁就变了。

    “两位一是叔父,一是老师,大冷天的担心侄儿和学生所以过来劝他们回去,真是长者慈心……”

    这一次,就连四皇子也一下子跳了起来。老师这两个字很好理解,不就是张寿吗?可叔父两个字又是什么意思?一想到某个可能的人选,他就忍不住迅速拍打着灰蒙蒙的双手,同时试图把自己拾掇得稍微干净能见人一些。

    然而,他的努力还没有完全奏效,门口那油黑的棉帘子就被人高高打了起来。然而,来的是谁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扑面而来的寒风就直接把他给吹得打了个寒噤。等看清楚张寿身边那个黑脸的中年人,他就不由得暗自叫苦不迭。

    老师怎么会把皇叔给叫了过来?想当初他可是没少得罪过江都王!

    养尊处优的江都王走在村中冻得硬梆梆的地上时,就在心不在焉地寻思回头怎么去见一见叶氏,压根就没理会四皇子和张琛到底是什么光景。此时此刻,当他好不容易适应了室外和室内的巨大光线差别,看清楚面前这几个小子时,他先是一愣,随即就完全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你们几个,怎么灰头土脸成这个样子?”

    被人如此露骨地嘲笑,张琛怎么能忍?就算人是江都王这个大宗正,从前他也会头铁地硬怼一番,然而,看到张寿正似笑非笑地站在江都王身边,他就收起了这非常不明智的冲动,却也不起身,不说话,就低着头在那生闷气。

    把江都王这个不管事的大宗正带来干什么,看他们笑话吗?

    然而,四皇子就没办法这么忽略江都王了——他很怕父皇借着江都王这位皇叔之手狠狠教训他一顿。因此,他老老实实拱手作揖,叫了一声叔父,又对着张寿叫了一声老师。

    而同样认出江都王的小花生和萧成却不知道该称呼什么,都拿眼睛去瞅张寿,见人没开口,比较机灵一点的小花生这才试探着开口叫了一声:“公子,您把郑员外也请来了?”

    郑员外!江都王简直被这个称呼震惊了。可想想人家不叫他郑员外,难道还叫他郑先生,郑大人,他也只好没好气地嗯了一声,算是应了下来,继而就仔仔细细端详了一番,这才发现四皇子面色憔悴,在地上赌气没做声的张琛也好不到哪去,显然在这吃了不少苦头。

    虽说被张寿用了手段骗了过来,但这会儿面对这一幕,他心里那股火气还是稍微纾解了一些——这大概是因为看到有人同样是被张寿骗了,而且更加倒霉,所以心里终于平衡了一些,又或者说,有些幸灾乐祸。

    于是,他清了清嗓子,语重心长地说:“四郎,你闹够了没有?闹够了就回去。都要过年了,你还打算和你父亲闹别扭到几时?认个错服个软,嫡亲父子之间,难道还怕揭不过去之前你那过错?”

    “我又没错!”四皇子小声嘀咕了一句,尤其是当看见那个村长竟然在门口打着帘子张望,却没有离去,他就不禁更不愿意在这种无关人等面前丢了面子,竟是昂首挺胸地说,“我说了要做出一番事情给他瞧瞧,那我就说到做到!”

    江都王也只是因为来都来了,所以尽人事听天命地劝一句,也免得回头皇帝得知他上那儿来,却对晚辈侄儿不闻不问。

    所以,四皇子这熊孩子竟然在那死倔硬扛,他也懒得和人磨嘴皮子,呵呵一笑低头看向了张琛:“张大郎,这都已经腊月了,你真的打算等到年关再回去?”

    张琛板着一张脸拍拍双手站起身来,声音竟是比一张脸更加死板:“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我既然说了要和郑锳比一比,那当然就不能半途而废。”

    “哪怕在这吃苦受累,连人都瘦了一圈?”江都王故意着重强调了这一点,见张琛干脆不屑地一笑就不理他了,他也懒得和这大号熊孩子多费唇舌,嘿然一笑就瞅了张寿一眼。

    “九章,看来今天这一趟,我们真是徒劳无功啊。”

    张寿哪里不知道江都王这会儿满心都装着海陵县主的事,压根就没心思和张琛以及四皇子多啰嗦。因此,听到人这么一说,他就叹了一口气说:“都是我没教好这两个学生,还劳烦郑员外大冷天的这么走一趟。”

    一句客套话之后,他就词锋一转道:“对了,叶小姐如今正暂居于此。令嫒和叶小姐神交已久,郑员外要不要去探望探望?如果要去的话,我让小花生给你带路?”

    这句话终于说到了江都王的心坎上。他几乎想都不想就一口答应,等张寿招手叫来小花生,吩咐人带路之后,他甚至都懒得和四皇子以及张琛再说什么废话,竟是拔腿就走。

    而送走了这一位,张寿这才目视那张头探脑的村长,见人干笑一声就缩了缩脑袋悄然退走,他方才走上前去,却是毫不客气地挤占了刚刚四皇子的位置,把手放在了炭盆边烤起火来。看到他这动作,刚刚甩脸给江都王看的张琛犹豫片刻,到底还是重新坐了下来,而四皇子则是赶紧挪去了小花生走了之后腾出来的位子。

    然而,他讨好似的一句老师刚刚出口,就只见张寿倏然抬起头来,似笑非笑地问道:“听说你们在这很不顺心?是觉得这些学生无心读书,也没什么出息,一辈子就只能种地?”

    四皇子顿时吓了一跳。这是张寿早就来了听壁角,还是真猜的这么准?而张琛知道张寿带着江都王来,怎么都不可能听壁角,只不过是猜着了他们的窘境,他就索性实言道:“这破地方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像样的人才,一个个笨得要死,要他们读书就和要他们的命似的!”

    “那你爹当初让你读书的时候呢?”

    张寿轻飘飘反问了一句,见张琛顿时不做声了,他就自顾自地说:“你们以为,我当初在融水村时,是怎么发掘出小齐和邓小呆两个人的?又花了多少时间?”

    四皇子只以为张寿这是要以自己的经历来责备他们的一时不顺就气馁,当下就小声说道:“听说老师你是大病初愈之后,开始在乡间教人读书识字的,总共也就三年时间,总不能花了三年那么久才发掘出齐师兄和邓师兄吧?”

    “当然不会这么久。”张寿伸出一根手指,好整以暇地说,“就一个月。”

    此话一出,张琛那忿忿不平顿时僵在了脸上,而四皇子也同样如此。这时候,张寿方才站起身来,绕到四皇子背后,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熊孩子的后脑勺,随即又到张琛背后依样画葫芦来了一下。

    “这是白家村,不是京城!这里的孩子又不是要去考进士,你不给他们家里好处,就让这些孩子跟着你读书……读什么书,浪费干活做事的功夫,人家能乐意吗?就凭村长那无利不起早的性子,他就等着你们给好处,这才会在背后帮你们,谁知道你们两个竟然只会凶巴巴训人,还不如杨好聪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