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五中文 > 恐怖小说 > 孔雀精在线养娃[穿书] > 第25章 变身(二)

第25章 变身(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只微凉有力的手从后面穿过人群, 抓住了应芃芃的手腕。

    应芃芃刚要挣脱下一秒就被拉进一个陌生的怀里, 脸被摁在一个男人的怀里。

    她心里一紧, 想要用力推开男人浑身却提不起一丝力气, 体内正被一股陌生冰冷的感觉控制住,甚至已经开始出现晕眩,神志渐渐不清楚。

    最终软绵绵的靠在男人怀里。

    应芃芃没看清男人是谁, 夏骅微到有些意外的对来人点头算是打了一个招呼。

    男人察觉到怀里女人的挣扎之意,抱着她的手臂搂紧了一些,目光冰冷不带一丝温度的看着周围的狗仔:“滚开。”

    狗仔中的资历深的老人已经有认出男人是詹氏集团的总裁, 听到他冰冷警告的语气连忙让出一条路。

    有不认识男人资历浅的新人想拦着不让走,被老人一拉低声警告:“不想要工作了, 那是詹和畅!”

    而且被疑为是游影帝隐婚妻子的女人,现在被疯魔的女粉丝害的很惨了,就算是做个娱乐狗仔也要有点良心, 反正新闻话题已经有了,照片也有了。

    詹和畅抱着已经神志不清的应芃芃上了车, 把她放在后座上,看着他自己衣服从女人身上沾到的血迹, 果断的脱下衣服扔在角落。

    然后他看着女人狼狈的样子眼里闪过怒气, 居然被人欺负的这么狼狈,真是蠢死了!

    丢他詹和畅的脸。

    驾驶座上的助理顾闻从车内后视镜看了一眼后面的情况,他问道:“boss, 回哪?”

    看着应芃芃闭着眸子难受哼唧的模样, 还有脸上的血迹, 詹和畅拿出车里的纸巾放在女人的脸上。

    “回老宅……”詹和畅一顿,改口道:“回月牙公寓。”

    月牙公寓是詹和畅的私人休息公寓,顾闻:“好的boss。”

    应芃芃闭着眼睛也感觉到了脸上有东西,她抬手摸出是纸巾便胡乱擦起来,可身上没有一丝力气,很快就垂下手。

    应芃芃觉得好难受,身里的血液很凉很凉,没有意识的喃呢:“好冷,好冷。”

    詹和畅没听清她的嘟哝,皱眉:“你说什么?”

    “难受,好冷,好冷。”

    詹和畅眉头拧的更紧了,看着哼哼唧唧不断的女人,她脸颊透着不正常的红。

    伸手探探女人的脸颊,刚触摸到脸颊就离开。

    很烫。

    詹和畅对助理吩咐道:“叫陆行到月牙公寓。”

    “好的,boss。”顾闻戴着蓝牙耳机,拨通了詹家私人医生陆行的电话。

    詹和畅的目光不自觉地落在女人狼狈的脸上,看着她脸上的血迹怎么看都碍眼,拿出新的纸巾在应芃芃的脸上擦着。

    这是詹总裁第一次做伺候人的活,手上没有轻重,擦的应芃芃皱眉下意识的想躲开在她脸上作乱的手。

    詹和畅见她不识好歹,冷哼一声,较着劲在应芃芃的脸上擦着。

    应芃芃虽然此时神志不清了,她也好生气,到底是谁的手在她脸上没轻没重的作乱。

    她气哼哼的用尽全身的力气抬手抓住“作乱”的手,放在嘴里狠狠的咬了下去。

    詹和畅:“……”

    应芃芃能抓住詹总裁的手已经是用尽全身的力气了,此时牙齿根本没有力气咬人。

    她磨的那几下子如同给男人挠痒痒。

    詹和畅感受到手上湿&183;润柔嫩的碰触,脸上闪过不自然,想抽出被女人咬住的手。

    应芃芃皱眉不干,紧紧的抓住嘴里的手不放。

    因为她发现咬着男人的手的时候,身体里的血液没有那么冷了,身上也逐渐恢复了一点力气。

    可就算她恢复了一点力气,也抓不住男人想往回抽的手。

    詹和畅的手从她嘴里抽走,应芃芃体内的冰冷重卷回来,她委屈的瘪瘪嘴蜷曲在后座上抱着自己。

    詹总裁情绪不明的看着手上的轻微的牙印,还有某个女人的口水,脸不禁黑了,嫌弃的拿纸巾擦干净。

    “属狗的。”

    一阵震动

    詹和畅拿起手机,是万泉的电话,他接通电话。

    电话那边万泉怒气腾腾的质问:“詹和畅!你说来医院看我,给我带吃的,你现在死哪去了?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让我饿到现在。”

    顾闻隐约听见了他家总裁发小万泉的质问,余光瞥了一眼副驾驶上打包好的饭菜。在心里吐槽,女人如衣服,兄弟是手足,宁可不要兄弟也得穿衣服。

    詹和畅扫了一眼对面座椅上的女人,淡淡的回答道:“你家老爷子叫我不要管你,长辈的话得听。”

    万泉昨天在酒吧因为一个女人打架,打架赢了,回家被他家老爷子揍进医院,并且冻结了他的卡,放话谁也不准管。

    所以万泉穷的连饭都吃不上了,打电话求兄弟给来送饭。

    电话那头的万泉:“……”

    随即他咆哮:“詹和畅!说这话你要脸吗?还是不是兄弟了,你就忍心看着我虚弱的躺在医院里饿着吗?快点,你现在带吃的过来,我就原谅你了。”

    詹和畅:“你打电话给周瑾,我开会走不开。”

    万泉:妈的,这塑料兄弟!他气愤愤的挂了电话。

    顾闻看了一眼车内后视镜,把车停在公寓的楼下,“boss,公寓到了。”

    公寓内

    应芃芃已经躺在了床上,浑身发抖抱着被子满床滚,她身上的血迹蹭的到处都是。

    詹和畅看着哼哼唧唧的女人,只能把火气憋在心里。

    叮咚

    公寓的门铃响起,詹和畅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转身去开门,是陆行到了。

    男人刚走出卧室,床上的应芃芃睁开了眼睛,原本的黑瞳色已经便成了淡红色。

    她满脸的痛苦。

    下一瞬间,

    床上忽然出现了一只白色漂亮的孔雀,维持不到三秒中又变成人形。

    应芃芃从床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跑进卫生间,反锁上卫生间的门。

    她倚着门虚弱的瘫坐在地上,控制不住的变成了白孔雀。

    白孔雀的全身羽毛都是雪白的没有一丝杂质,光泽柔顺,眼睛呈淡红色,羽冠是漂亮的扇形,还有着比公孔雀还要长的漂亮羽尾。

    姿态美丽端庄优雅。

    可惜,白孔雀虚弱的趴在地砖上,有些无精打采神态厌厌的,

    很快,她头上的冠羽轻轻的动了一下,一门之隔的卧室由远及近的传来两道不同的脚步声,还有男声。

    略微迟疑的男声响起:“詹先生,尊夫人呢?”

    变成白孔雀之后应芃芃的神志已经恢复,她听出先说话的男音是詹家私陆行的医生。

    白孔雀淡红色的眸子里闪过紧张,冠羽微动,听着外面卧室的动静。

    詹和畅见开个门的时间床上的女人就消失不见,床上只留下已经干的差不多的血,他皱眉侧目看向紧紧关闭的卫生间门。

    他几步上前,抬手轻敲卫生间的门:“你清醒了?”

    卫生间内的白孔雀闻言神色慌张,靠着门不敢动。

    门外的詹和畅见里面的女人没有动静,眉头紧拧,怀疑女人是不是烧糊涂了。

    他拽了拽卫生间的门,门被里面反锁着。

    吓得门里的白孔雀一跳,从地上站了起来,颤颤巍巍的往后退,瞳孔警惕的盯着卫生间的门。

    男人又抬手敲敲门:“应芃芃?”

    里面还是没有动静,就在詹总裁考虑要不要破门而入的时候,他好像听见了一声类似清脆的鸟叫声。

    詹总裁怀疑是他听错了,公寓里怎么会有鸟的叫声。

    那声清晰清脆的鸟叫声不是男人的错觉,是应芃芃试着清清喉咙想看看能不能吐出人语。

    应芃芃试探的发出了人语:“詹先生?”

    詹和畅松开卫生门把手,冷言冷语道:“是我,陆行来了,你出来叫他给你看病。”

    “不用了,谢谢詹先生,我没事,身上……我洗个澡就好。”应芃芃闻言立马拒绝,她现在是孔雀精的形态,怎么可能让陆行给她看病。

    就算有病找的也应该是兽医,应芃芃自黑的想着。

    詹和畅沉默了片刻,他压着火气问道:“你确定?”

    应芃芃再次坚定的拒绝:“我确定,麻烦詹先生和陆医生了,给你们添麻烦了。”

    其实她现在心里也没底很恐慌,这是她穿越以来第一次变成孔雀精的形态,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变回去呢。

    如果詹和畅现在的头顶有火苗特效,那他现在的头顶上已经是一片火海了。心情是真的糟糕,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是为什么。

    有一点无疑的是女人再三拒绝让陆行看病,他更加恼火。

    詹总裁声音冷冽:“随你。”他说完带着陆行离开了卧室。

    听见卫生间门外的卧室渐渐消失的脚步声,应芃芃松了一个口气,转身对着镜子。

    看着镜子里漂亮精致的白孔雀她有些茫然无措,还有着深深的恐惧。

    在穿越过来的第三天,应芃芃就知道自己的原身是孔雀精,既然伪科学的穿越都能发生,穿成孔雀精的事情她自然也能接受了。

    后来孔雀精的神力慢慢的显示出来,她也心态良好动静接受,就让是作为普通人的金手指。

    可当真的变成白孔雀的那一刻,一向冷静自持的应芃芃恐惧了,如果变不回去了怎么办?

    她软萌可爱的小家伙儿怎么办?

    如果詹和畅没有及时的出现,她当时在医院门口当着所有人的面变成白孔雀了,怎么办?

    有一句话叫: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当诛。

    应芃芃盯着镜子里的白孔雀看了一会,受惊的心脏渐渐平稳。想起了狗影帝的小动作,和那个疯狂的女粉丝泼的血。

    顿时觉得身上非常难受。

    现在变成白孔雀了,身上的血迹到是不见了,可还是觉得很脏,也不知道那个女粉丝弄的什么血泼在了她的身上。

    最重要的是竟然逼她现出妖精的原形。

    应芃芃觉得她今天出门没看黄历,碰上的尽是糟心事,差一点就落个被诛的下场。

    白孔雀歪头环视了一圈卫生间,看到浴缸直直的走了过去,因为这是第一次用孔雀的形态走路,她颤颤巍巍身形不怎么平稳。

    走到浴缸跟前,白孔雀盯着浴缸看了一会,抬起爪子笨拙的踩进浴缸,另一只也跟着进来。

    又抬起爪子笨拙的按下智能放水键。

    白孔雀浮在浴缸里高高的抬着脖子,任由水花呲在羽毛上。对此应芃芃三个字评价:不舒服。

    羽毛湿了的感觉很难受。

    医院病房

    徐因掐灭了手里的烟头,随手扔出窗外,看着病床上的游高寒压低声音发火:“你怎么搞的,都告诉你最近安分点,你知道医生当着夏导的面怎么说的吗?说你肾虚透支晕倒的!”

    “你还想不想拿在年底拿最佳男主角了?我跟你说了多少遍,夏骅微这部片子是奔年底的华威儿奖去的,你在剧组老实点,别给我乱搞,夏骅微不是什么脾气好的人,你要是闹出事耽误他拿奖,你就等着被踢出剧组吧。”

    游高寒面容僵硬眼里一片阴郁,手捂着肚子:“我知道,我也没在剧组乱搞,都是那个应芃芃,她故意害我。”

    徐因嗤笑:“她为什么要害你?她不巴结着你反而害你有什么好处?”

    游高寒听出经纪人的讽刺,心里有些恼火还不能表现出来,他也不能直接说借着拍定妆照小小的吃了一下豆腐。

    就算他不说,徐因心里也猜出来了,当他看见那个应芃芃长相的时候,就知道是自家&183;色&183;欲&183;熏心艺人不老实了。

    不过徐因还是不相信,游高寒是被那个应芃芃按了一下腹部痛晕的,医生的诊断结果也出来了,是“肾虚”。

    徐因:“现在网上都在传你隐婚,而且明显有水军带节奏往应芃芃身上凑,你最近得罪什么人了?

    游高寒想了想摇头:“没有,也许是选角的事?。”应芃芃是一个新人,不可能这么快就有能力黑他。

    徐因皱眉:“这事我会查的,当务之急要把你隐婚的事情澄清了,你没结婚只要去派出所调你的个人档案公布出来就行了。”

    “助理已经去了,公关团队正在运作了,会让人引导一下是应芃芃故意巴着你炒作,洗白了你也能带起流量。”

    徐因说着一顿,眯着眼睛看着游高寒道:“我警告,你再敢因为玩女人弄出幺蛾子,别怪我不客气!”

    游高寒听完很满意经纪人解决方案,对于徐因的警告他点头应了,表示知道。心里却忌惮着徐因,徐因手上有太多他的把柄了,想毁了他轻而易举。

    游高寒想到这闭上眼睛休息,遮住了眼中的情绪,避免让徐因这老狐狸看出什么。

    很快,网上关于影帝游高寒隐婚的热搜不断,一片,其中最热的是游高寒在微博上晒出在派出所调取的单身证明,证实了他没有隐婚。

    并且暗示粉丝是有人巴着他炒作,清者自清,希望不要再给他造成困扰,他因为工作胃病发作,要好好养病,但同时也保证也不会耽误工作的。

    于是粉丝们心疼坏了,自家影帝病了还这么敬业,又被心怀鬼胎的人利用。气愤不已的同时发誓要找出这个人是谁。

    在游高寒刷全网的好感不久,女粉丝在医院门口闹出来的事情也上了热搜。

    配图的照片都是应芃芃被疯魔女粉丝泼了红色液体的图,看不清应芃芃的面容,只能依稀辨得有一双漂亮的眸子。

    看着被脑残粉欺负惨兮兮无辜小姑娘,网友直接爆炸了。

    影帝咋滴,脑残粉咋地,就可以随便欺负人码?

    关于应芃芃的身份文章里也只字未提。

    苏白薇看完网上的娱乐新闻,笑了一下收起手机。

    这时候工作人员过来道:“苏编,剧组门口有人找你。”

    苏白薇笑道:“好的,谢谢,我订了饮品差不多要到了,麻烦你分给大家喝。”

    现在是夏天正热的时候,有人惦记着给大家买清凉饮品,那绝对是好人啊。工作人代替其他人向苏白薇道谢,心中对她好感加倍。

    月牙公寓

    陆行见詹总裁的脸色难看,犹豫着要不要走,以免明显压着怒气的男人在把火发他身上。

    可詹和畅不发话他也不敢走,只能坐在沙发假装镇定的观看公寓的装修。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他看的都快要睡着了,陆行决定给自己找点乐子。

    陆行看着是个帅气英俊的医生,实际上私底下特别爱吃瓜,没事的时候看些小说,尤其是豪门之间的。

    现在面前摆着一个瓜,他犹豫着要不要吃。

    忍了忍实在忍不住了,陆行笑眯眯的开口:“老大,问你一个事行吗?”

    陆行一般很讲职业操守的,工作期间不会管詹和畅叫老大,每当他这么叫时,就代表着他和男人不是雇佣关系了,是兄弟。

    在上大学的时候,陆行和詹和畅是一个宿舍的,按照年龄詹和畅排名老大,还有两个分别是老二老三,陆行最小排小四。

    詹和畅很了解陆行的性格,知道他这么一叫准没好事,便直接道:“不行。”

    陆行一噎:“……”

    他当做没听见男人的拒绝,继续厚着脸皮道:“我记得你和嫂子结婚时是没感情的,这两年也没见你紧张过她,现在你为什么这么紧张?”

    然后也不等詹和畅回答,他自说自话补脑道:“是不是她爱你时你不爱她,她不爱你时你又爱上了她。”

    说完还感叹道:“啧啧,男人啊,真贱。”

    詹和畅脸顿时一黑,那个女人什么时候爱过他?一直都是虚情假意,虚伪的骗子。

    还有,他什么时候紧张过那个女人?詹和畅冷冷的看了一眼自行补脑的陆行:“医者不自医,你居然眼瞎到这么种程度。”

    陆行见男人死不承认,他一脸的呵呵:“不紧张你让我留下干嘛?人家都说了,没有事不用我看病。”

    他见男人开口要说话果断打断道:“还有,你的洁癖呢?你的女性过敏症呢?碰上嫂子就不过敏了?这岂不说明了你俩之间是命中注定了吗?儿子都有了,你还不喜欢嫂子?”

    陆行脑子里也补闹出一部小说了:“这要是换做是小说,评论区的读者都会嗷嗷叫着换男主,然后送嫂子一个忠犬老公!哦,还要带着你的崽。”

    詹和畅听着陆行的胡说八道怒极反笑,捏了捏拳头咯咯作响。

    这小子就是欠揍了,正好他还憋着火气呢。

    陆行不知道他自己在作死,再次的感叹道:“啧啧,真渣!”

    詹和畅刚要动手揍人,就隐约卧室传来惊呼声。

    他脸色一变,立马放开陆行毫不犹豫转身回卧室。

    卧室的卫生间穿来扑腾声还有咳嗽的声音,明显是里面的女人出了事,詹和畅咣当一声踹开门。

    入眼的是应芃芃狼狈的在浴缸里扑腾,呛着水咳嗽不断。

    詹和畅快速上前伸手捞起女人抱在怀里,应芃芃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紧紧的搂住男人。

    男人听见后面跟上来的陆行脚步声,扯下浴巾快速的裹上怀里湿&183;透的女人,抱出去放在床上。

    双手放在应芃芃的胸口处反复按压,直到她呛住的水全部咳嗦了出来。

    作为专业的医生陆行:“……”

    詹大总裁能比他这个医生还专业?还说不紧张,死鸭子犟嘴的男人。

    应芃芃咳出最后一口水,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就对上了男人如结了霜的目光。

    应芃芃一愣,随即脸颊爆红恼羞成怒的扯过被子蒙住头。

    她想起来刚才发生什么了,真是没脸见人了,能在浴缸溺水。

    原来卫生间里,应芃芃泡着澡,过了许久,她忽然发现浴缸中从她身上泡出了红色液体。

    不用说就知道是被泼到的血。

    浴缸的水逐渐被染红,有些腥甜的味道,应芃芃感觉到了体内冰凉的血液慢慢的回暖。

    噗通一声,应芃芃没有预兆的变回人形沉底呛了水,她挣扎起身,又因为在站起来的时候太过兴奋,脚下一滑歪了脚小腿抽筋,再次跌回浴缸呛水。

    如果不是詹和畅及时赶来,恐怕她就是全世界第一个在浴缸溺水而亡的人。

    太丢人了!

    詹和畅看着床上女人蒙着被鸵鸟状,眼底滑过不明的情绪。

    陆行作为在场的第三个人,察觉到了两个人之间气氛有些不妙,而且他的存在感还挺低的。

    在他想开口打破平静的时候,詹总裁转身出了卧室,陆行作为外男自然要跟上。

    蒙着被子的应芃芃听见两人逐渐远去的脚步声,立马扯下被子大口的呼吸,继在浴缸溺水之后差点又被闷死。

    静静的在床上躺了一会,应芃芃平复了心情,觉得身上湿漉漉的难受,蹙眉想换衣服。

    应芃芃裹着浴巾起身,站在卧室主人的衣柜面前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打开衣柜,捡出一套衣服裤子换上。

    应芃芃目测詹和畅的身高足足有一米九,而她只有一米七的身高,穿上男人的衣服裤子就像小孩偷穿大人的衣服。

    全身松哒哒的,看着有些好笑。

    应芃芃把裤脚袖口全都挽了起来,走出卧室。

    客厅里没有陆行的身影,估计是见她没什么事就回去了,詹和畅坐在沙发上看着文件。

    见她走出来,男人抬头扫了一眼看见她身上穿着的宽松男装,皱了一下眉,又示意应芃芃坐过去。

    应芃芃在男人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抿抿嘴歉意道:“不好意思,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拿了你的衣服穿,我回去会赔你一套新的。”

    不问自取是盗,她和男人是名义上的夫妻,可实际的关系连普通朋友都不如,虽然是在特殊情况下穿男人的衣服也不太好。

    应芃芃觉得依詹总裁的脾气,她穿过的衣服肯定不会要了,最好的办法就是赔一套新的。

    她面上说的大方,心里滴血啊,这套衣服可不便宜,她昨晚刚挣得的钱就要掏出一半去。

    詹和畅闻言没有说行还是不行,目光阴晴不定的看了女人几秒,语气淡淡的开口道:“是你自己交待,还是我问。”

    应芃芃闻言一愣,没明白男人在说什么,她又不是犯人需要交待什么?

    还是说男人知道她是孔雀精了?

    应芃芃心里有些忐忑,试探的开口问道:“我交待什么?”

    詹和畅勾起一个若有似无的笑,笑意不达眼底,看的应芃芃背后冒寒气。

    这男人到底知道了什么?笑的太瘆人了。

    可又贼性感好听,她作为一个声控听见男人的笑声,有一种什么都交待的冲动!

    性感的声音配上俊美的脸庞这就是一抹祸水呀,怪不得女主都抛开矜持倒追。

    詹和畅语气阴沉的说道:“既然你不想交待,那我提醒你,你被游什么的东西摸腰。”

    詹和畅今天和应芃芃肌肤相碰了四次,有两次都看见了画面,两次的画面都是和游高寒拍定妆时发生的事情。

    应芃芃闻言不着痕迹的松了一口气,又惊讶道:“你怎么知道的?”

    这件事只有她和狗影帝两个当事人知道,男主是怎么知道的?

    詹总裁冷哼一声:“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句话你没听过吗?”

    应芃芃脸顿时黑了,男主这话是在含沙射影的说她做了亏心事。

    就差明着说她水&183;性&183;杨&183;花了。

    她深呼吸一口气,在心里告诉自己,男主救了我,他救了我,救了我!

    不能揍!

    可应芃芃还是控制不住把手指捏的咯咯响,想送给坐在对面的男人一副熊猫眼镜。

    詹和畅余光看见了应芃芃手指捏的咯咯响的动作,微微挑眉,就这么看着她。

    应芃芃不甘示弱的跟他对视。

    悦耳的钢琴声响起,打断了两人的对视,是应芃芃手机的铃声,她拿出电话看见来电显示微微蹙眉,手指在屏幕上划过接起电话。

    她礼貌客气的打招呼:“小吴老师您好。”

    应芃芃口中小吴老师是詹宝幼儿园的老师,也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应芃芃的脸瞬间就冷了下来。

    “我马上就过去,麻烦小吴老师帮我照顾好詹宝。”

    挂了电话,应芃芃没有瞒着詹总裁,直接说道:“詹宝在幼儿园打架了,老师说詹宝没有受伤,具体情况到了幼儿园再说。”

    听见小崽子在幼儿园打架,詹和畅的脸也冷了下来,两人一路无话的往幼儿园赶去。

    幼儿园

    詹宝抱着金刚美丽乖巧的坐在老师办公室的小凳子上,对面是两个和詹宝差不多大的小男孩,和两个小男孩的家长。

    其中一个小男娃叫唐小玉,是和詹宝是同班的小同学。

    唐小玉的妈咪是个尖下巴的美女,五官单拿出来都很精致,可放在一张脸就看着很违和。

    到底哪违和谁也说出不准。

    她目光恨恨的盯着詹宝,以及他怀里抱着的金刚美丽。

    小吴老师轻咳一声,提醒唐小玉的妈咪在孩子面前注意态度,微笑道:“两位家长不要着急,詹钰小朋友的家长已经赶过来了,马上就到。”

    唐小玉的妈咪冷哼一声,伸出染着艳红色指甲油的手指,居高临下的指着詹宝,声音尖锐:“吴老师,我要求不多,让这个小崽子向我儿子道歉,让他家长好好教训一下没礼貌的小崽子,再他抱着的鸟交给我处理,这事就算了,要不然,你们这破幼儿园就等着关门吧!”

    小吴老师皱了一下眉,随即又微笑道:“唐小玉家长不要激动,等詹钰家长来了再谈。”

    詹宝抱着美丽蹙着小眉头:“不行!美丽,窝的!”

    软乎乎的小声音意外的坚定。

    唐小玉的妈咪看着詹宝嗤笑一声,伸着手就要掐小家伙儿的脸蛋,她的动作太快詹宝躲不开。

    就在她的手要掐到小家伙儿的脸蛋时,金刚美丽快准狠的对着她手啄了下去。

    在虎口处啄下一口带血的肉,扔在了地上。

    顿时唐小玉的妈咪尖声惨叫,惊惧的看着她血淋淋的右手。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所有人都震惊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詹宝害怕紧紧的抱着美丽不松手,鼓着腮帮子硬挺着没有哭出来。

    金刚美丽的小豆眼一直紧紧的盯着唐小玉的妈咪,以防她再发疯欺负小崽崽。

    等另外两个小娃娃都被这一幕吓哭了,老师们才反应过来,小吴老师立马打电话给隔壁办公室的校医。

    另一个家长抱着孩子躲在角落淡定的看着热闹。

    办公室一片混乱,唐小玉的妈咪痛的不停尖叫,顾不上找詹宝和美丽的麻烦,让其他老师赶紧给送进医务室。

    等应芃芃和詹和畅赶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家的小宝贝可怜兮兮的坐在小凳子上。

    詹宝有所感应的抬头看见了他妈咪,小家伙“哇”的一声委屈的哭了出来。

    应芃芃心疼的抱起小家伙儿,温柔的哄着:“小宝贝不哭了,妈咪来了,谁欺负我们小宝贝了?”

    詹和畅看着在应芃芃怀里哭的惨兮兮的小崽子,有些嫌弃,被人欺负就知道哭的弱崽子,母子俩一个样。

    都这么丢他的人。

    小吴老师见詹家小朋友的家长来了,连忙开口道:“詹先生应女士你们可算来了。”

    被唐小玉妈咪闹得头疼,小吴老师叹了一口气,本来挺小的事情,让一个不讲理的家长给闹大了。

    趁着唐小玉妈咪在医务室处理伤口,小吴老师赶紧把小朋友们打架的经过说了出来。

    下午,小朋友们午睡醒来,就发现詹宝在和一个大鸟一起玩,这个大鸟就是金刚美丽了。

    小朋友们都非常羡慕,嚷着要跟詹宝一起玩,詹宝平时在幼儿园人缘就很好,很多的老师和小朋友都喜欢他。

    他很大方的把美丽介绍给小朋友,同意让小朋友们跟美丽一起玩。

    老师及时的发现阻止了,担心美丽会啄伤小朋友们,可是要送走美丽詹宝又不干,其余小朋友也哭着闹着要和美丽玩。

    小吴老师没办法,只能在一旁看着他们和美丽玩,万一美丽要啄小朋友时也能及时的阻止。

    美丽是金刚鹦鹉,会说人语聪明有灵性,故意逗这一帮人类小崽子玩。

    小朋友们一下午都和美丽玩的很开心,等快要放学时,班里的唐小玉小朋友想把美丽据为己有。

    詹宝当然不干了,他的美丽好不容易趁他睡午觉的时候,从他肚子里钻了出来,怎么会送给别人。

    唐小玉见他就推了詹宝一下,把詹宝推摔了就要硬抢,两个小家伙就这么打起来了。

    另一个小朋友汤米平时和詹宝玩的好,见小伙伴被欺负了就冲上去了,三个小娃娃就打在了一起。

    金刚美丽护着小家伙,就着唐小玉啄了一口。

    美丽有灵性都要成精了,当然不会欺负人类小崽子,它只是为了吓唬唐小玉轻轻的啄了一口,在唐小玉的手背上留下一个淡红的印子。

    不巧的是当时小吴老师被其他小朋友绊住了,没有立即发现小朋友们的打架。

    唐小玉被啄了立马就哇哇大哭,当小吴老师发现了时已经晚了。

    偶尔也有小朋友们打架,老师们发现教育完小朋友,之后在和家长说一声,就没什么事了,毕竟小孩子们都调皮。

    家长们也都理解,可谁知道今天就碰上一个不讲理的家长。

    明明是她家孩子有错在先嚣张跋扈,还不讲理的让詹宝道歉,还有詹宝的家长,并要带走美丽。

    不用猜,就知道美丽落在唐小玉妈咪手里是什么下场。

    最不要脸的是一个成年人动手要打孩子,小吴老师见了心里都要气死了,幸亏美丽护着住了詹宝。

    应芃芃听完了要气炸了,她没有跟老师发脾气,毕竟也怪不着老师。

    唐小玉的妈咪还在医务室没有回来,应芃芃把怀里的小家伙哄好,叫他跟小伙伴汤米道谢。

    小家伙儿乖巧听话的点点头,从妈咪怀里下来,抱着美丽走到汤米小朋友面前。

    詹宝:“谢谢你,糖蜜~”

    汤米是个萌萌的小胖子,他学着大人模样故作深沉:“詹宝,我为了你打架了。”

    詹宝点点头软绵绵的回答道:“是呀,谢谢你糖蜜。”

    汤米露出小虎牙:“我粑粑说了救命之恩以鸟相许!”

    詹宝有点懵逼的看着他,没有理解小伙伴的意思。

    汤米见詹宝不说话,立马兴奋道:“你不说的我就当你同意了。”说完就扑上去就用小胖手捂住了詹宝的嘴巴。

    詹宝眨眨眼睛,没理解小伙伴的脑回路。

    俩个小家伙的童言童语惹的大家忍笑,应芃芃看向小胖子的粑粑,是个帅气的硬汉,小胖子软萌的样子长得不像他粑粑。

    应芃芃对着汤米粑粑含笑点点头算是打了一个招呼。

    被儿子坑的汤米粑粑不好意思的笑笑,暗骂一声臭小子,他说的那是电影台词。

    詹和畅没有错过应芃芃对小胖子粑粑的笑容,他不禁瞪了一眼女人,也不知道在什么气。

    如果陆行在这,就会告诉詹总裁,关注一个异性过了一个度时,便在意了那个人,同时有了男人的占有欲。

    唐小玉的妈咪带着她儿子处理好伤口,回到办公室时,原本轻松氛围的办公室立马一静。

    应芃芃逗着两个小朋友玩,见人回来了,便叫金刚美丽带着两个小家伙,去老师办公室里面的休息室玩。

    因为接下来有可能会有少儿不宜的画面。

    小吴老师率先开口关心道:“唐小玉家长,伤口出了好了?没什么事吧?”

    唐小玉妈咪愤怒的瞪着她:“我这叫没事?你眼瞎吗?等会再跟你们幼儿园算帐,那小崽子家长在哪?”

    唐小玉的妈咪也就是殷云要气死了,她最引为傲的就是身上没有瑕疵的皮肤,现在被那个丑鸟啄伤留下了粑。

    要是高寒因为这个不喜欢了她怎么办?

    听她这么说话,吴老师压着脾气介绍道:“这两位就是詹钰小朋友的粑粑妈咪。”

    殷云最先注意到的就是应芃芃,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是厌恶,有着莫名的敌意。当她看清了应芃芃的长相时心里更是妒忌不已。

    殷云用不礼貌的目光打量一遍应芃芃上下的穿着。

    见她身上很明显的穿着男人的衣服,殷云眼里的嫉妒改为不屑。她趾高气扬的走到应芃芃面前,甩手就抽向应芃芃的脸。

    应芃芃抬手就抓住了殷云的手腕,反手就用了抽了回去。

    詹和畅迈出去的脚步一顿,随即若无其事的收了回去。

    殷云惯性不稳的摔倒在地,她惊叫一声捂住被打的脸颊瞪大了眼睛。

    小吴老师瞧见殷云的五官倒吸了一口冷气,终于知道为什么看着殷云的五官觉得很违和了。

    都是假的啊。

    应芃芃这一抽,殷云的脸颊顿时就苍肿了,下巴跟鼻子都随着巴掌的方向歪了。

    殷云看着小吴老师异样的目光,下意识的抬手摸她的脸,摸到自己的脸明显变形了,她惊叫一声,起身扑向应芃芃尖锐道:“你赔我的脸!”

    应芃芃轻松的抓住她的手腕,让殷云动弹不得。

    殷云疯狂的挣扎,尖声威胁道:“你知不知道我老公是谁?”

    应芃芃漫不经心的问道:”是谁?”

    殷云挣扎的动作一顿,得意道:“游高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