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五中文 > 恐怖小说 > 孔雀精在线养娃[穿书] > 第19章 少了一点感觉

第19章 少了一点感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苟飞没有把应芃芃看在眼里:“三百万,加上一辆车。”

    三百万也够她起步副业了,应芃芃想了一下道:“比赛规则。”

    苟飞:“没啥规则,一圈下来,谁先到达原点谁就赢。”

    应芃芃上下打量了一下苟飞,故意带着几分不信任的说道:“我赢了你不会耍赖不认账吧?”

    苟飞承认应芃芃是个大美女,可被美女怀疑也是一件没有面子事情,他小眼睛闪过精光,半真半假的提议道:“不会,不过,你输了怎么办?要不这样,你输了,今天晚上跟我走怎么样?”

    应芃芃轻笑,这笑容虽然明艳好看,却不入一分眼底,她爽快的同意了:“没问题。”

    说罢就上了跑车。

    苟飞势在必得的古怪笑了两声,上了旁边蓝色的跑车。

    他原本打算今天晚上坑左二,老黑收了他的钱当然来不了,半路冒出个美人,真是买一送一。

    左东一脸的懵逼,这女人哪跑出来的,就这么决定代他和苟飞赛车啊。

    他反应过来刚要叫停比赛,那边裁判一声令下,两辆跑车一冲绝尘,很快连个影都看不见了。

    左东咒骂一声,一脸愤怒的盯着留下的人,瞧着要揍人的意思。

    知道苟飞要坑左二的人对上左东凶狠的目光不禁心虚。

    苟飞不怕左二可他们怕啊,他们的家里给左家提鞋都不够资格,早知道就不凑这热闹了。

    左东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要忍不住暴怒动手时,左东弯腰找起来了刚才他丢出去的手机。

    左东很快就找了手机,还行,手机被狠狠的摔了出去居然没碎成渣,屏幕上只裂了一道缝。

    左东翻出一个电话号码拨了出去。

    他左二是混蛋,自己被坑了钱被坑了车都没事,他知道他大姐过后会替他找回场子。

    可今天晚上那个女人跟苟飞走了,过后想补救都没机会了。

    苟飞是什么样的人他左东太清楚了。

    赛道上,

    应芃芃的跑车一直落后于蓝色跑车,每次加大油门想超过去的时候,蓝色的跑车就会加大速度。

    红色跑车始终落后于蓝色跑车。

    甚至在几处的拐弯处,蓝色跑车会忽然降速,故意惊险的别红色跑车。

    这时候红色跑车只能猛力刹车降速避免撞上蓝色跑车。

    这种猛力刹车对于跑车就像慢性的自杀,给加速系统造成严重的磨损,到后期的时候加速系统跟不上,自然会输于蓝色跑车。

    是一种心理战术,给对手造成心理恐惧性的压力,你不想死就要猛力刹车减速。

    一旦猛力减速又给跑车增加了负担,最后赢的都是对方。

    苟飞玩了几次这种招数,见应芃芃的红色跑车被他吃的死死,勾起一个势在必得的笑。

    真想看看美女被吓哭的模样,他会在床上好好安慰的。

    红色跑车里的应芃芃没有苟飞想的那样被吓哭,她正和金刚美丽闲聊着。

    应芃芃:“丑鸟,你用鸟声叫几声我听听。”

    金刚美丽:“叫我美丽,谢谢。”

    “美丽,叫几声。”

    金刚美丽贱嗖嗖的歪头:“听了本大爷原本的声音是要以身相许哒,嘎嘎。”

    一看就是平时雷剧没少看,人家是看了面容要以身相许,丑鸟是听了它的鸟声就要以身相许。

    “我还可以通过别的方式让你叫,比如……”应芃芃别有深意的扫了一眼丑鸟的尾羽。

    金刚美丽秒懂,立马扯着嗓子嚎:“嘎嘎嘎嘎嘎嘎~”

    我要飞的更高~

    应芃芃听懂了丑鸟的鸟语,心里没有太多的意外,还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应芃芃试探的问道:“像你这么有灵性的鸟很多吗?你见过有成精的吗?”

    金刚美丽骄傲的扬起脑袋,头顶的呆毛迎风飘扬:“像本大爷如此的有灵性当然就劳资一个,成精的有,见过。”

    应芃芃握紧了方向盘,随意的问道:“是谁?”

    “你啊。”金刚美丽理所当然的回答,又补充道:“还有小崽崽,他很像。”

    金刚美丽口中的小崽崽就是詹宝,听见丑鸟用“很像”的字眼,应芃芃看了它一眼,问道:“为什么是很像?”

    金刚美丽歪头想了想道:“小崽崽给我的感觉很像,味道也像,但还是缺少了一点感觉,我也说不清那种感觉。”

    应芃芃若有所思的嗯了一声。

    两辆跑车已经开始往回开,擦肩而过的时候蓝色跑车里的苟飞,对应芃芃勾了勾嘴角,高声道:“漂亮的小姐,原点见。”

    应芃芃挑眉没有说话。

    副驾驶上的金刚美丽飞了起来,飞到了苟飞的头上。苟飞心里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丑鸟往王大山的脸上拉粑粑的一幕还仿佛在眼前。

    就在苟飞踩着油门加速的时候,应芃芃忽然操控着方向盘一转,“别”到了蓝跑车前面。

    苟飞猛的瞳孔一缩,狠踩刹车,避免了跟红车的撞击。

    应芃芃转头对苟飞笑了一声,满意的看见他惊魂未定的脸色,回头加大油门绝尘而去。

    苟飞见被女人给耍了,他咬牙狠狠的捶了一下方向盘,低声咒骂。

    “傻叉。”

    吧唧

    新鲜出炉的鸟粑粑落在苟飞头上,金刚美丽拍拍翅膀飞远了。

    苟飞气的头顶冒烟,咬牙切齿的发誓要弄死这只丑鸟,教训那个该死的女人。

    苟飞狠踩油门追了上去,可这次轮到他玩紧急刹车了,应芃芃以牙还牙的在回去的拐弯处降速,逼着苟飞紧急刹车。

    几次过后,应芃芃玩够了正常的往原点开去。

    苟飞松了一口气,只要不紧急刹车他就能超过应芃芃。

    离原点越来越近,苟飞使用了一个小技巧准备超车。

    这个时候,前面的红色跑车忽然一个飘移掉头,直勾勾的奔向蓝色跑车,没有丝毫减速的意思。

    苟飞惊惧的瞪大了眼睛,他赌赛车可不是赌命,赛道是在半山腰,想避开根本不可能。

    他别无选择只能选择伤害最小的方式,方向盘一转,撞向山然后狠踩刹车。

    哐当一声,车身狠荡,苟飞除了冲击的难受没有受伤,他脸色苍白身上被冷汗打湿。

    应芃芃的车在他身边停下,明艳的笑道:“原点见。”

    说罢她猛踩油门,只见一阵风,一道虚影消失不见。

    苟飞狠狠跳动的心脏平稳了少许,双眼透出一股阴狠,他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文中的赛车都是胡说八道,不要当真。

    这章24小时内留言撒红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