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五中文 > 历史军事 > 黑夜将尽 > 第十七章 保释

第十七章 保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福煦路巡捕房。

    下午一点钟,一辆轿车缓缓开过来,却并没有直接开到门口,而是停在稍远的地方。

    过了一会,郑重快步走过去,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里的人,是周炜龙。

    周炜龙坚信,只要自己出面保释徐思齐,他肯定会心怀感也就水到渠成了。

    “站长,我来了。”郑重恭敬的打着招呼。

    周炜龙沉吟片刻,说道:“郑重,在事情还没有结果之前,你的真实身份,暂时不用让徐思齐知道,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

    “另外,鉴于你这些年的突出表现,从即日起,你的军衔由少尉晋升为中尉,担任行动队四组组长。”

    “多谢站长栽培!”

    “对于招募徐思齐这件事,我想听听你的看法,毕竟你们是多年的同学,彼此之间应该更了解一些。”

    郑重略一思索,说道:“站长,我认为,您的这个决定非常正确,徐思齐不仅聪明过人,而且他有一项特殊的本领,就是只要看过一次的东西,基本能够做到过目不忘。”

    周炜龙点了点头:“作为一名情报员,若是能做到过目不忘,确实极其难得……接着说。”

    “徐思齐出身书香门第,对各种知识都有涉及,加上他精通日语、英语……”

    “他还懂英语?”

    “天津的教会学校,英语是必修课,思齐读书刻苦,英语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郑重说到这的时候,周炜龙看了他一眼。

    郑重领悟力很强,赶忙解释着说道:“我那时候玩心太重,加上又经常逃课,所以……学习成绩一直马马虎虎。”

    周炜龙微笑着说道:“没关系,尺有所长寸有所短,你的行动能力出众,这就是你的长处。”

    “您过奖了。”站长对自己有这样的印象,郑重心里也很高兴。

    周炜龙看了一眼手表,说道:“好了,你先回去吧,免得徐思齐出来,看见你多有不便。”

    郑重犹豫了一下,说道:“站长,还有一件事……”

    “说。”

    “初六那天,巡捕房在四马路抓了十几个学生,您看,能不能顺便把他们也保释出来?”

    郑重就把当天发生的事,简单讲述了一遍。

    周炜龙想了想,说道:“你为什么要帮他们?”

    郑重说道:“他们都有一颗爱国的心,单从这一点上来看,就值得信赖,况且,咱们的人手毕竟有限,若是把他们发展成为外围力量,或许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周炜龙微微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

    郑重下了车,很快消失在视线中。

    周炜龙又坐了一会,没有发现异常情况,这才开门下了车,迈步朝巡捕房走去。

    “请问,哪位是李巡长?”

    “我就是。”

    “哦,我是大丰纱厂董事,小姓邹,邹元成。这是我的名片。”周炜龙递过去一张烫金名片。

    看过了名片,李巡长的语气也客气起来,说道:“原来是邹董事,失敬了,你有什么事吗?”

    特工都有公开身份做掩护,大丰纱厂是杜文龙的产业,而杜文龙明里暗里一直在支持国民正府。

    所以,即使有人去查,也绝不会出现任何纰漏。

    周炜龙说道:“我这次来,是要保释徐思齐,保释金我已经带来了……”

    正在这时候,桌上电话骤然响起。

    李巡长伸手拿起电话:“喂,是我……”

    听到电话里的声音,李巡长手忙脚乱的站起身,险些碰翻了桌上的水杯,毕恭毕敬的说道:“总探长,您有什么吩咐?是、是、明白,我马上办。”

    放下电话,李巡长拿起警帽,迈步就往外走。

    周炜龙连忙追了出去:“李巡长……”

    李巡长边走边说道:“邹董事,徐思齐已经有人保了,我这就去放人,您请便吧。”

    “请问,是谁保释了徐思齐?”

    周炜龙觉得奇怪,从自己掌握的情况来看,徐思齐在上海举目无亲,只认识一个郑重,怎么会有人来保释他呢?

    李巡长说道:“保人是谁,我也不知道,不过,既然总探长下了命令,作为下属,执行就是了。”

    周炜龙说道:“那、我还要保释其他几个人。”

    李巡长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周炜龙,说道:“邹董事,你到底要保释谁?”周炜龙说道:“听说有几个学生被你们抓进来了,他们的行为虽然有些过有可原,毕竟大家都中国人,出于同情之心,我打算一并具保。”

    李巡长想了一下:“哦,我知道了,你要保释在四马路闹事那几个人,对吧?”

    “应该就是他们,领头的名叫乔振东。”

    “这件案子由安德森巡长负责,你去找他吧。”

    “好的,多谢。”

    “不客气。”

    像乔振东他们这种案子,本身也不是什么大案,只要有人愿意提出保释,基本都会获得批准。

    听说是保释那几个学生,安德森巡长也很爽快,一分钟都没耽误,立刻在保释书上签字批准。

    徐思齐知道,郑重一定会找人保释自己,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本以为至少要关两天,要不然他也不会贿赂巡捕帮自己买报纸。

    “李巡长,保释我的是谁?”徐思齐问道。

    “你出去就知道了,保释你的人,在巡捕房门外等着呢。”李巡长心不在焉的说道。

    他现在很犯难,这个徐思齐看起来有些来头,不仅大丰纱厂董事前来作保,甚至还惊动了总华探长。

    问题是,坑了徐思齐的90块银元,这件事可怎么办?

    还给他?

    又有些不甘心,90块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不还吧,总华探长发话了,他和徐思齐究竟是啥关系,谁也不知道……

    正胡思乱想之际,巡捕阿水已经将徐思齐的财物,一样一样摆在桌子上。

    徐思齐看了一眼,说道:“钱的数目不对。”

    阿水不知道内情,还以为只是正常保释,翻着白眼说道:“哪里不对?”

    徐思齐说道:“我的钱一共103块,这里只有13块。”

    “你自己看,白纸黑字写着呢,哪来的103块!”阿水一脸的不耐烦,把物品登记薄扔了过去。

    徐思齐拿过来看了一眼,笑道:“要不要我给你们变一个戏法儿?”

    “……啥、啥戏法?”

    “用酒精灯烤一下,我的103块银元就能回来。”

    李巡长一听,这是遇到内行了,即使想赖账也不可能,要是事情闹大了,自己一个小小的巡长可担待不起。

    这笔钱只能如数返还,最后还得客气的解释一番,诸如工作疏忽大意,阿水系临时人员等等。

    徐思齐前脚刚离开,周炜龙后脚就进来了,他瞥了一眼桌上的登记薄,微笑着对李巡长说道:“看起来,二位的戏法儿,不如那位徐先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