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五中文 > 恐怖小说 > 偷命 > 13.饕餮酒盏(十二)

13.饕餮酒盏(十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十三章饕餮酒盏(十二)

    孙方完全没有想过这些,更是愣神。

    老贺缓了一会,好像要用上很大力气,才能够说出当年的事。

    “二十多年前,我和你爸妈在一个厂子里干活,住的是工厂宿舍,还是两隔壁。他们对我很好,像对亲弟弟,有什么好吃的都会分我一份,我生病了只有他们会理我。”

    “可后来快过年的时候,他们死了。”

    “被人入室抢劫,钱没了,命也没了。”

    “警察来厂子里盘问,问谁见到过凶手。我说没有看见,可是那天,我看见了……”

    老贺止不住落泪,重复说:“我看见了,我看见了凶手。我那天不舒服,回宿舍休息,听见隔壁房有动静,从窗户一瞧,我瞧见你妈妈倒在地上,脖子被人抹了一刀。你爸正跟人打着,我本来要进去,可门被反锁了,我想喊人,可凶手人高马大,转眼就杀了你爸。凶手往外瞧,我吓坏了,拔腿就跑。我还记得你爸妈被警察抬走的时候,他们没有闭上的眼。他们在看我,我知道他们在看我。可是我不敢说……我怕也被人杀了……”

    老贺说出在心里藏了二十三年的事,忍了二十三年的眼泪,崩溃了。他想起那天的事,哭了起来。他来宝珠山是为了避世,这么多年来,一直放不下。他在宝珠山欺骗着自己,当做从来没有发生过那件事。

    直到孙媛死了,才从孙方的嘴里知道他们兄妹来这里的目的。所有的描述,都跟当年那对年轻夫妻说的一样。

    孙方和孙媛是他们的孩子,可他们却不知道他们苦苦找了那么多年的爸妈已经不在世上了。

    “抓到凶手了吗?”孙方异常冷静地问。

    “抓到了,可是我……当时不应该走的,就不会让凶手逍遥了两年。”老贺放不下这件事,哪怕抓到了凶手,他也不能放下心里的枷锁。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他们一定很恨我,为什么当时逃走了,我不该走的……”

    “他们没有恨你。”南星默了默,说,“他们在这里,一直跟着你。”

    南星的视线微抬,看着老贺背后的人。

    从她下车第一次见到老贺,他的背上就有一对三十出头的年轻夫妇跟着。

    他们跟在老贺身后,很久了。

    孙方不知道,当年他在电视上看见的那对夫妇,的确是他的爸妈,只是已经死了。当时记者在采访宝珠山的那个淘金客,是老贺。

    孙方没有看错。

    老贺一怔,孙方也往他背后看,可什么都看不见。

    老贺开始颤抖,内心巨大的不安让他脸色煞白,他不是害怕,而是他们果然没有原谅自己:“对不起……对不起……”

    “他们不恨你。”南星看着他们游散在空中的气息,一一解读,说,“他们想拜托你,去告诉他们的两个孩子,他们会晚点回家。”

    话说完,那对年轻的夫妇朝南星点点头,化成两缕烟雾散去,转生去了。

    缺少魂魄的他们认不出眼前的人是他们的儿子,他们始终记得,回不去了,可孩子还在村里等他们回去。不能让他们等那么久啊,天多冷。

    为了这一句交代,他们等了足足二十三年。

    孙方看着那烟雾散去,知道是他的爸妈离开了,这么多年的找寻,有了结果,可这个结果,太沉重。

    老贺觉得身上暖和了点,清晨的阳光还是一样,但没有了两股阴气相随,身体的确暖了很多。

    “你们的爸爸妈妈,没有抛弃你们。”

    孙方泪落,找了那么多年,最想听见的话,他听见了,可妹妹再也听不见了。

    “——嗯。”

    &&&&&

    老贺知道孙方的老家在哪,打算和孙方一起报了警后,就带他回老家。

    “你爷爷奶奶还健在,你回去他们一定会很高兴。他们也找过你们,只是时间真的太长了,大概当时信息没有完全匹配上,这么多年才……不说这些了,回去再说吧。”老贺安抚着孙方,给他回去的勇气,活下去的寄托。

    钱老板探头悄悄问:“你是不是给他们寄钱了?难怪这么抠,嘿,以后再也不说你抠了。”他说着,往他手里塞了张卡,“密码六个0,有点小钱,就当我给两老的见面礼。”

    “六个零?”老贺说,“你倒是一点都不怕被偷。”

    “嘿,偷了就再赚过呗。”懒得带家当的钱老板一身轻松,出了宝珠山朝他们挥挥手,说,“我走了,以后有缘再见。”

    老贺朝他挥挥手,目送钱老板踩着他破得只剩两个轮子的自行车离开。钱老板走了,老贺才觉得冷清,他低头看着银行卡,想到密码,心头微震。

    是零?还是……圆?

    老贺想,钱老板是真的喜欢孙媛。

    警车呼啸着鸣笛来了,孙方听见,缓缓回头看向宝珠山,巍峨高山,已经没有任何让人留恋的东西。老贺拍拍他的肩头,说:“走吧。”

    孙方点点头,朝南星说道:“谢谢。”

    “嗯。”南星说,“再见。”

    蒋正和阿蛋被押进了警车,孙方和老贺也上了车,离开了这座曾让无数淘金客疯狂的宝山。

    南星要将杯子收好,突然在饕餮酒杯里,看见了一滴眼泪。她微怔,这滴眼泪,是孙媛的。

    本来不该有任何感情的死魂,却落泪了。

    她看了半晌,察觉到有人从宝珠山走出来,反手将酒杯收好。

    “星星姑娘,你还没走啊,要不要我载你一程?”

    南星没有转身,说:“不,希望回去的时候我们不要又是同一架飞机。”

    邱辞笑了起来:“这话说的,好像我真成跟踪狂了。”

    “不是跟踪狂,是偷听狂。”她知道早上她和孙方老贺说话时,邱辞在附近。

    “我还没投诉你们大清早在我窗外吵,害我没睡好觉。”邱辞走到她身边,看着眼前冷清宽敞却没有人的大路,问,“你为什么告诉他们那对夫妻跟着他们的事,这件事不告诉他们也没什么,反正他们察觉不了。”

    南星瞥了他一眼,跟踪狂,话痨魔。她答说:“因为想让你偷听多一些。”

    邱辞哑然失笑。

    “叫车了吗?”

    “嗯。”

    邱辞默然片刻,又回头看山,说:“你知不知道为什么这里叫宝珠山?”

    南星莫名想知道,问:“为什么?”

    “它原本不叫宝珠山,取名的人不是为了强调这山是座宝山,而是取自‘宝珠市饼’,意为杜绝贪心。”

    犹如饕餮,贪心太过,把自己的身体都给吃了。

    宝珠市饼,宝珠山,来的人都理解错了。

    邱辞偏身面向她,笑说:“伸手。”

    南星连看也没看他一眼,更别说伸手。

    “真冷漠。”邱辞说,“我在三宝山和你碰面后,下山的时候我的鱼发现了一个山洞。那个山洞里有很多金子,金灿灿,富丽极了,估计就是蒋正和孙媛发现的那些。”

    “嗯。”

    “只是,那是假的,是愚人金。”

    邱辞朝她伸出的手掌上,有一块金黄的石块,色彩亮丽,夺人视线。南星怔然,一瞬沉默。

    愚人金并不是真的金子,只是一种黄铁矿,地球上最常见的硫化物矿物。它的颜色金黄,乍看似乎跟真金很像,然而几乎没有任何价值。

    “所以蒋正连看都没有看清楚,就把孙媛杀了,为了自己的贪念。”南星说,“饕餮,也是贪婪的生灵,所以复活孙媛的古物,是那只饕餮酒杯。”

    邱辞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手掌用力,再展开,愚人金已经碎了。

    风吹过,仿佛在嘲讽贪婪人类的金色粉末,飞散一地。

    远处有车过来了,两辆。一辆是来接邱辞的,一辆是送南星进来的那个司机,司机给的名片南星用上了。

    南星上车前想了想,说:“再见。”

    邱辞笑说:“还是不要说再见了。”

    这句话有毒,她一点都不了解。

    南星顿了顿,坚定说:“不,再见。”

    邱辞笑得更欢了,说:“好吧,再见。”

    “嗯。”

    南星上了车,司机就说:“看,我说吧,你一个细皮嫩肉的姑娘当什么淘金客,没两天就出来了。这地方啊,听说出命案了,我进来的时候,警车呜呜地开了出去,车上还有好几个人……”

    他叽叽咕咕地说着,南星的视线随着那掠过车身的车看去。

    邱辞在那辆车上。

    路虎揽胜,七位数的车子。

    离宝珠山越远,邱辞就觉得身体越暖,不知道是身体暖,还是心暖。他坐在车里,姿势随意,尽量让自己舒服些。

    司机开车很平稳,但坐在邱辞一旁的黎远还从来没见过他这么累。

    邱辞把地图交给他,就继续合眼休息了,说:“后胜的墓,这是地图。”

    黎远接过,略看一眼,问:“怎么这次这么累?”

    邱辞沉默了好一会才睁眼,问:“哥,你清不清楚偷命师?”

    他想了解偷命师,了解南星是什么人。

    为什么她也可以进入古墓,还能从古物身上偷到命,还能——让死人复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